小红低头退下之后,魏姨娘问:“怎的了…?”

“咳。娘,可否帮我把药罐子拿过来?”

林微然打断了魏姨娘的话,因为方才情绪过于激动,脸色显得更加苍白,魏姨娘瞧着都心疼。

魏姨娘把药罐子端给了林微然,放在她的床头,看着微然翻起罐里的药草又是看又是闻的,忽然警醒问:“莫非是这下了毒?”

“是断肠草。”林微然神色肃然。

魏姨娘听着心跳慢了一拍,余悸未了,“怎会?”

“这断肠草与金银花极为相似,但两者还是有所区别,断肠草的花一般生长发育在枝干的骨节处和枝干的顶部,并且其花是呈簇状生长;

而金银花关键生长发育在枝干的骨节处,花瓣成对状生长,一个骨节处一般只生长发育两朵花朵;

金银花可清热解毒,而这断肠草..可以索命。”

林微然说道,她才刚重新活过来,差一点又要睡过去了。

传说神农尝百草,最后一味就是这断肠草。

魏姨娘听得心惊胆跳的,“这……会是谁?”

林微然与魏姨娘面面相觑。

小红?还是小菊。

两人很是心照不宣。

“不会是小红,”魏姨娘摇了摇头,眉头微微一皱,“我很是信得过小红,这绝不会是她。”

“我方才让她试着喝了这药,她也是毫不犹豫地要去喝,看着倒是可信,但也不知是不是装的。”林微然不知道信不信得过小红,只能揣测。

魏姨娘毅然决然否决:“不会是小红的,绝不会是她。她从小伺候你,可谓忠心。”

林微然望着魏姨娘,没有说话。

小菊?

小红刚才说,这药是小菊熬的。

两人又一次面面相觑。

“微儿,你方才说,断肠草状如金银花,那会不会是搞错了呢?”魏姨娘问道。

竟然形状类似,那有人搞错了,也是有可能的。她们向来谨慎小心,没得罪过府里什么人,也就除了发簪那事..

不…魏姨娘觉得心里难受至极,眼泪在眼眶里打滚。

“是不是搞错了,传小菊过来,试一试便知。”林微然说道。

因为方才被吓了一跳,反倒觉得现在精神好了许多。

“也是幸亏小红把整罐给端过来的,若是早先倒入碗里,那我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林微然光是想想,就觉得后怕。

“你说什么呀?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喝热的,所以才要在药罐里存些温度,若是倒入碗里才端过来,那就凉了,你是不肯喝的。”

魏姨娘擦着眼泪,说道。

原来是这样,林微然忽然很感谢过去的林微然。

“以后凡是这些吃食过嘴的东西,都要先给我试试,若是无事你再过口。”魏姨娘眼慈语柔,手摸着林微然的手背。

林微然听这话心中一动,内心涌了一股暖流,心里头煞是暖和,“娘亲莫要为我以身试险,我会懂得自保的。”

她从前妈妈走得早,记忆里也是从没有母亲的那份体贴,如今一下子感受到了这份母爱,自是动容。

林微然与魏姨娘母女又絮絮叨叨了许多话,魏姨娘给林微然倒了碗热水,微然喝下之后,只觉身子爽利了许多,这才传了小红进来。

小红进了屋内,脸上似乎是蒙了一层霜的模样,瞧着很是低落,魂魄失守的,眼皮子往下垂。

“姑娘。”小红开了口。

林微然刚张嘴想说话,却被小红抢先问了句:

“可是这药有问题吗?”

小红在外边想了许久,想到姑娘的种种现象,还有姑娘落水那件事,即使魏姨娘说是不小心失足,但她觉得事情可不会这么简单。

所以她想,可能是这罐药有什么问题,姑娘落水的缘由与这也脱不了干系。

“你很聪颖,”林微然没想到小红反应如此敏慧,这么快就知道了前因后果。

“小红该死!”小红一下子跪了下来,只扑通一声,“让姑娘险些处于危境,小红该死!”

林微然叫了小红起身,“这与你毫无干系,不必将罪责往自个儿身上扛。”

看小红这样子,想是魏姨娘说得可信,小红应该是靠得住的人。

“我且问你,小菊现在在何处?”

小红起了身之后,只两眼巴巴望着林微然,见她这样一问,又明白林微然的用意,回话道:

“小菊这几日身子不大利索,似乎是染了病,刚才熬了药之后,我叫她下去歇息了。”

“身子不大利索?正好,你去传她进来,说我有话想跟她说几句。记住,别给她透露出什么风声。”

“喏,”小红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很快,小红就带着小菊进来了。

只见是个相貌端正的小女子,两朵杏花如墨晕开,可面呈菜色,额头冒着冷汗,一进来就喊了声:“姑娘。”

声带嘶哑,有气无力的,因咽喉部疼痛,小菊吞了口唾液。

“小菊,你先坐下。”林微然示意了下小红,小红将一个板凳搬到小菊的跟前,“累就别勉强自己。”

“多谢姑娘,”小菊坐下之后,才觉得舒坦许多。因身子骨憔悴,站着都觉得辛苦。

林微然笑着说道:“小菊,你也本是病体,却辛苦为我熬制了药,真是难为你了。”

小菊顺着眼线看到了林微然床头上的药罐子,正心里纳闷姑娘还没喝了这药吗?

“这是小菊应该的。”她回答道。

“我见你也染了风热病毒,恰好你今日熬的这药,也适用你喝,你看这碗都已经放凉了,你先喝了它吧。”

林微然再示意了下小红,小红将桌上的那碗药端给了小菊。

小菊有些愣住了。

她没有接了药,只笑着说:“姑娘,这没多大点..事儿,我不需要喝药的,再过几天,干些粗话出点汗,我就会好的。”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的话,小菊咽喉更加难受,一下子生出了痰液,林微然让小红给她递了痰盂,将痰液吐了出来。

“可别笑话了,你这咽喉都发炎得快哑了,要是再不喝些药医治,赶明儿可会攻其肺部,那会越来越严重,你要是倒了,谁给我打下手?”

林微然一本正经地说,再次示意小红把这碗药给小菊喝。

小红把它接到小菊手中,“喝。”

小菊手里拿着这碗药,双目睽睽,浑身都在发抖。

屋檐下三人都盯着小菊,小菊盯着手里的这碗药,各怀心事。

“喝呀,”小红拔高了声音。

小菊吓得打翻了碗,一下子哐当碎了一地,药洒在了地面上,她又从椅子上站了起身。

所以这药,二姑娘还没喝,她是知道里面其中的缘由了吗?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