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菊双手不停哆嗦着,完全不敢与她们任何一个对视。

“哎呀,”林微然漫不经心发出一口气,“怎么给打翻了呢?”

小菊一声也不敢吭,只觉得头晕目眩。

“没事,”林微然笑着说,似乎在安慰小菊,“小红你重新拿一个碗过来,让小菊把药喝了。”

这话一听,小菊一个站不稳就摔下,地上晶莹剔透的碎片刮伤了她的大腿,但也顾不得疼痛大声喊着:

“姑…姑娘!我不用喝的!不用的!”

声带沙哑,说着眼角都挤出了眼泪。

“你这是为何啊?”林微然装作很疑惑的样子。

此时小红恨恨地盯着小菊。

小菊一时回答不上林微然的话,这些事情林大姑娘都没有教过她,只教紧急之下就说自己认错了断肠草是金银花,能助自己逃过一劫。

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如何说?

“可是,这药里有什么问题吗?”林微然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话问出口,小菊猛然心悸,更是吓得不敢说话。

小红忍不住上前踹了小菊一脚,怒火冲天骂道:“小菊!真没想到你会毒害姑娘!姑娘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竟然要做出这种阴毒龌龊之事!”

“姑……姑娘,”小菊两眼泪汪汪,“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好啊,小红你去灶台或者下房翻一翻,或许还留下几剂中药,按照里面的配方跟药材原封不动地熬给小菊喝。”

“好的,姑娘。”小红应了话,又瞪了小菊一眼。

小菊含着泪摇头,试图去拉住小红的裙角,但小红甩开了她,正准备出去。

小菊急中生智,转向林微然问:“姑娘,可是有什么药材小菊搞错了,被姑娘误会了呢?”

这话一说出口,屋里的其她三个人都静止片刻,旋即忍俊不禁。

小菊还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哟,你不觉得你说出这句话露馅得很明显了吗?”林微然止住了笑声,眼神凛利起来,因为还生着病不舒适,又靠在了床头上。

小红见着林微然的样子,赶忙给她端了一碗热水,让林微然喝下。

“啊……?”小菊呆若木鸡。

林微然离了床头竖起来,说道:

“你若是不晓得这药有端倪,为何我叫你喝下你一再不肯?”

“你若是担心我提前给你下了药,又是如何笃定这其中不是下了砒霜或是鹤顶红,而是确信认为这里边放着的药材给混淆了,正是这断肠草搞错成了金银花?!”

“若是你晓得断肠草与金银花形状相似,你还想接下来告诉我你无知,将它们搞错了吗?”

“…咳咳咳。”

林微然情绪一激动,又忍不住咳了好几声,小红见此又赶紧让姑娘喝下了热水,魏姨娘拍了拍林微然的后背,让林微然少些说话。

小菊见被戳破了天窗,无力挽回局面,神情更是木然。

林微然理顺好气息之后,问:“小菊,我可曾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

小菊没有回话,还是呆呆的样子。

“你说啊!”小红拔高了声音。

这一声倒是吓得不轻,小菊回过知觉,含泪摇头。

“那可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林微然有些气愤,“说吧,给了你多少好处,还是要挟了你什么,一个字一个字都要给我吐出真话来。”

魏姨娘听了这么久,也忍不住软绵绵骂了句:“真是个背主的狗东西。”

说...

说什么?

把林大姑娘说出来,等着二姑娘告诉了老爷,大姑娘可是会将她活活给宰了。

但她要是不把大姑娘抖出来,这谋害主子的罪名可担当不起,这屋里头的三个母老虎就要将她给吃了。

看出小菊犹豫不决的样子,林微然说道:

“好啊,你不肯说。”

“你是见我在这府上人微言轻,因此想用这种方式毒死我,也无人为我平反申冤,反正是刚刚落了水醒过来的人,死了也不过是撑不过疾病的煎熬。”

见林微然又要说许多话,小红赶紧把热水端了过来。

“更不会有郎中查出个缘由来,这药罐里本只需放入十五克的金银花,我目测了一下,你整整放了三十克的断肠草!赶着是怕毒性不够一次性把我毒死啊。”

“我现在只给你两条路,要么去见父亲,要么现在把话给我说清楚。”

小菊眼神瞟了林微然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林微然见她还是一幅嘴硬的样子,继续说道:

“我在父亲面前是不得宠,但是我告诉你,你今日要是不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清楚,我便将你送到父亲面前,看父亲是不想理我这个不得宠的庶女,还是要活活打死你这个毒害主子的婢子!”

不等林微然指使,小红拎起了小菊的衣领,恶狠狠地说:“走!跟我去见老爷去!”

“我说!我说!”小菊挣脱开了小红的手,泪眼婆娑。

见着小菊声带沙哑的样子,林微然示意了下小红给她倒了杯热水,小红不情不愿地就办了。

“是,是大姑娘。”小菊喝下热水之后喉咙感觉舒适了许多,才终于说出了缘由。

屋里魏姨娘跟小红都觉得气愤不已。

“前个儿她才推了微儿落水,今个又想毒死微儿!微儿有什么碍着她的地方!非要害死她不可!”魏姨娘擦着眼泪说道。

“姨娘……二姑娘落水,也是大姑娘害的?”小红一脸不可置信。

魏姨娘擦着眼泪,无奈点了点头。

见了魏姨娘的反应,小红更是不敢相信。

听完两个人的对话,林微然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小菊的身上,“大姐让你做这些事,你得到的报酬又是什么?”

小菊不敢说话。

她也想编一个什么谎话说自己是被逼的,但一时又想不到什么好的慌来圆。

“你不说我也知道,”林微然笑了笑,“你是见大姐在府里如日中天,嫡亲的长女受尽父亲主母的恩宠。我要是死了,你可以投靠到她身边,有的是你的好日子吧?”

林微然说话就是一针见血,总是说中了小菊的心事,让她羞也不得,恼也不得,脸是一红一青的。

小红被林微然的话煽动了情绪,她上去甩了小菊一巴掌,骂道:

“家养的狗都比你这贱人强!眼里只有你的荣华富贵,却丝毫不记得姑娘给你的恩情,你以为跟了大姑娘,她会待你更好吗?做梦呢!”

小菊脸火辣辣的,疼着很。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