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轩布局格调雅致,多以楠木为主,奇石为辅。

从轩榭甬道、匾额挂彩,再到假山流水、林立丛丛,都遵从对称的思维来摆置,显现对称美的原则。

林瑾然的贴身丫鬟晓晓从静雅轩走入,往右的甬道穿过,再经过一座假山,那尽头就是林瑾然的闺阁了。

“姑娘,”被传入大姑娘闺阁的晓晓向林瑾然行礼。

“你来了,”林瑾然眼睛没有离开手中的经书,只听其声音就判断来者。

“过了这么些天了,清芷居没有传出什么消息吗?”

林微然身边那个小菊是活着还是死了,怎么也没传出个消息。

晓晓低声道:“姑娘,打听到了,是被关起来。”

“关了起来?”

林瑾然停止看书,望向晓晓,终于确信:“那事看来确实是败了。”

“看起来,是的。”晓晓回应林瑾然的话。

“后边的事,都准备好了吧?”林瑾然放下了书站了起来。

晓晓眸色加深,“姑娘放心,只要她把小菊送到老爷跟前,我们都会顺着把这脏水泼回到她跟前的小红身上去。”

只要小菊到了老爷的跟前,多的是婆子会说这药草是经了小红的手,连这一袋的断肠草都准备好栽在小红的身上。

仅仅一个婢子指认,算不得什么事,众人都说是清芷居里的小红,那铁定就是她。

“好好好,你做事,我放心。”

林瑾然局促在这个阁子里来回走,显得有些紧张。

“落了水又被救了回来,换了药还安然无事,二妹妹真是命大啊..”

晓晓顺了林瑾然的心事说道:“姑娘,这不过是因为小红碰巧遇上了,她能侥幸逃过一回,但这侥幸能有第三回,第四回吗?”

想要除掉林微然,那是迟早的事。

“可这换的药草,怎么也给败了?”林瑾然不解道。

“这...”晓晓说不上话来。

“这连着几日称身体抱恙没有跟父亲母亲请安了,也不知道她缩在清芷居做些什么盘算。”

林瑾然像是在跟晓晓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二妹妹做事情跟往前有点不一样,这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不好!”

林瑾然心头一紧。

“怎么了姑娘。”晓晓被她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到了,忙问道。

“这都连续几日没发得个动静,离她落水喝药都过了多久了,若是想跟父亲哭诉那也早就哭诉了,可这清芷居像是落叶归根一样安静得不像个话,她们把小菊关这么多天,到底想干嘛?”

林瑾然终于想明白这不对劲的地方在哪儿,说着说着就心急焦虑。

晓晓也被这话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那有没有可能是小菊并没有把姑娘给戳破呢?”晓晓疑惑。

“不可能,”林瑾然一口否决,“那婢子为着尊贵选择背叛她的主,她要是有这么忠烈,就不会愿意替我办事。”

晓晓静默。

“你去替我梳妆,我们要即刻去清芷居瞧瞧。”林瑾然吩咐道。

“喏,”晓晓回了话。

主仆二人来了清芷居,径直走到林微然的院前,正准备进去林微然的闺阁,但迎面就被一道黑影给截住了。

“怎的好巧一阵风把大姑娘给吹来了,不过真不巧,二姑娘这些日子都还病着,不能出来相见,大姑娘还请回吧。”

小红卑躬屈膝,一脸谄笑。

“二妹妹病着,做姐姐的更应该要前来探望才是,看我也准备了一些糕粥拿了过来,就让我进去跟妹妹说几番话。”

林瑾然身后的晓晓打开了食盒,里边装的是些粟子糕鸡肉粥之类的,小红见了,还是一脸谄笑。

又是下了什么毒的东西,还敢拿来给她家姑娘吃。

“大姑娘,这些我们姑娘都是不爱吃的,我们姑娘还卧病在床,不便见客,还请回吧。”

小红的话ying邦邦的,听得让两人觉得不舒服。

这难道是喝了小菊熬的药卧病在床?林瑾然更想去看看林微然此刻的状态。

“真是说笑了,什么是客?我是她姐。这爱吃不爱吃的,要送到她跟前自己决断,哪是你这个婢子在这擅作主张的。”

林瑾然说着就要往前,但被小红给挡住。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以下犯上!”

晓晓在后边大骂。

“我说了我家姑娘不便见客,我的主是我家姑娘,你们若是执意要叨扰我家姑娘的清净,不让她专心养病,那我也只能在这替姑娘效劳。”

小红义正言辞,一点也不惧怕她们俩对她做出什么事。

真是忠呐。

林瑾然仔仔细细瞧了小红,忍着心中的怒火,吩咐身后的晓晓:“给我打。”

晓晓一听吩咐,放下了食盒立即想要甩小红几个耳光。

但小红向来力气很大,晓晓想甩她耳光也没那么容易,她接住了晓晓的手,那巴掌迟迟没有落下来。

晓晓动弹不得。

“住手。”

一道声音传过来。

三人一看,房门已推开,走出了个纤瘦秀丽的女子,身上披了一层薄纱,这见着是刚醒的状态。

一大早的林微然就被外边的声响吵醒,她前些日子虽是病着,但喝完三剂药之后就好全了,趁这段时间免了请安,本想着多补补眠。

“大姐,你来了。”

刚刚的那些话都传到了林微然的耳边,看了看衣容打扮,她也晓得哪个是林瑾然。

小红甩开了晓晓的手,退回林微然的身边。

见着林微然没有丝毫的病气,林瑾然吃了一惊,很快又恢复好神色。

“二妹妹,”林瑾然甜美笑了笑,“你可总算来了。”

“你这婢子是该管教管教,学着别人撒谎,也真是不成体统。”

林微然问道:“她学着别人撒什么谎了?”

“妹妹你就是心善,纵容这样的婢子在你身边,姐姐好不容易带了一些吃食过来,想探望探望妹妹。

谁知这婢子一来张口就说妹妹不爱吃,敢情她可是想把主人家的吃食留给自己享用呢,这样的婢子,妹妹何不把她送给牙婆发卖。

若是妹妹不敢,尽管叫母亲来做这个主。”

林瑾然用着轻柔的声音说着硬气的事,她今日非要除掉小红不可,否则日后也必定会败了她的事。

一听要被发卖,小红在林微然身后抓紧了她的衣裳,主子说话她不敢插嘴,只求姑娘能为她辩护几声。

“劳烦姐姐替我挂心了,”林微然轻声说道。

“这些东西,我是不爱吃的,向来都是让小红拿去喂猪,姐姐这是误会小红了。”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