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这么晚了,小红你来我们静雅轩做什么呢?”

小红一路跑进院落,就在大娘子闺阁前被林瑾然身边的晓晓给挡住了。

除了晓晓,还有其余五六个丫鬟等拦住了她。

小红冷笑一声,“我不想跟你废话。”

旋即,她扑通跪了下去,大声嚷嚷着:“求老爷给我们姑娘做主!”

“我家姑娘为老爷案抚回居,谁知招人屡次陷害,险些没命,求老爷给我家姑娘做主!”

“你!”

晓晓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要脸,三更半夜在大娘子老爷的居处大声喧哗。

“若能为我家姑娘主持公道,小红死不足惧!”小红连着大声嚷嚷。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拖下去!”晓晓吩咐其她婢子。

其她人赶紧把小红拖了出去,小红还是一边叫着:

“求老爷给我家姑娘一个公道!背后之人狡黠险恶!屡次陷害我家姑娘不成,今夜又再一次下了毒手,求老爷明查!”

晓晓急了,生怕小红吵醒了老爷,情急之下叫了声:“快,快给我拉走!”

但她还没来得及把小红拖走,林梓杰披了件斗风出来了,身上还是穿着睡服,睡眼惺忪的模样,脸色阴鸷:

“出了什么事?”

晓晓等人赶紧放下了小红,站在两侧。

小红跪了下去,声泪俱下:“求老爷给我家姑娘做主!我家姑娘今夜险些没命了!求老爷前去清芷居,事情因果自会知晓!”

林梓杰见小红说得这样恳切,便叫了两个打灯人,随小红前去清芷居,此等大事姜阁作为一家主母,也一同前去协理。

推开了林微然的房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摊暗沉色的血围着一副尸体,手里紧紧攥着一条白绫,地上是零碎的青瓷碎片,还有床边哭泣的魏姨娘跟憔悴的林微然。

林微然脖子的痕迹清晰可见被勒得发红,脸色也尤其苍白。

她虽说气色恢复了不少,但方才又点妆了不少,看起来还是刚刚被陷害的样子。

“爹……”林微然想起身作揖,但林梓杰忙过去扶了她,道:

“你身子不好,不要再行礼。”

林微然谢过林梓杰,只缩在了床榻,两眼似水非水。

林梓杰强忍心中的怒气,坐在了椅子上,魏姨娘赶紧过去给他端了一盏茶,他问小红:

“事情的由来,你跟我仔细分说,我绝不会坐视不管。”

“是。”小红跪在地上,一口气说了缘由:

“今夜宋妈妈叫我前去书楼,说姑娘出了事,可巧我走了一路四周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我觉得事出蹊跷,因此回到了姑娘的闺阁,就见着了有人勒住姑娘的脖颈,我赶紧抡起瓶子来砸在他头上,才有了这番景象。”

林梓杰听完,怒火燃烧,将茶杯往桌边一摔,吼着:“传宋妈妈过来!还有今夜看守的护卫,一个都不能落下!”

其余人等看见林梓杰发起怒来,吓了一跳,生怕事情会牵连到自己身上,姜阁跟在后面指使了她身边的丫鬟,“快去。”

因为林微然的房间太过糟乱,也避免这样的景象被太多人看见,他们改在院落里审问下人,并且叫人收拾了一下林微然的房间。

宋妈妈很快就被叫了过来,被传过来的原因也早就打听清楚了,表情显得有些无措,分别向林梓杰大娘子等人问了安。

“你是如何知道二姑娘在书楼出了事?要急着支开这丫头。”

林梓杰坐在院落的椅子上俯身问话,眼神暗了下去,显得深邃不可测。

“求老爷饶命啊,我这也是道听途说来的,好些个人都在说二姑娘在书楼出了事,我这才想叫小红过去瞧瞧的,谁曾想是这样的事情!”

宋妈妈冒着冷汗,浑身吓得动也不敢动。

“将她拖下去打五十大板,打到她吐出真话为止。”林梓杰吩咐了身旁的侍卫。

五十大板!

宋妈妈脸色吓得比微然的还要苍白,惊叫:“老爷我说的句句属实啊!请老爷明查!求老爷饶命啊!”

但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里,随之是板子落下跟叫苦连天的声音。

很快,今夜看守的大门前院的护卫也被传了过来,每个人都得说清自己方才去做了什么事。

“我……我…”

护卫甲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说起。他刚才被叫去喝了几杯青梅酒,很快就醉倒了,如今被别人给泼醒带了过来。

结果就是被拉下去用鞭子狠狠抽三十下。

还有的是被叫去赌钱,两三个人聚在一块,正投骰子觉得快活,现下一起被扒了衣服狠狠抽鞭子。

“大娘子,你管的内事可真妥帖啊。”

林梓杰听了一群蝇营狗苟的事情之后,只觉得像吃了屎一样恶心,怪罪在了姜阁的头上。

姜阁见今日这件事她是脱身不了,便赶紧认错:“妾身甘愿受罚…”

“等会就教训你!”林梓杰指了指她的鼻头,又传来了最后一个护卫。

最后来的人名为宛风。

人如其名,他的长相极其风清秀雅,来时晚风飘然,身形高挑纤瘦,是难得的好相貌。

他没有守着大门的原因是被叫去了搬些重物,但搬完很快就回到岗上,并未察觉什么异端。

“小的该死,没有时时守在大门,害得二姑娘出了事,是小的失职,请老爷责罚。”他跪着说道。

这人人都犯了错求饶,唯独他因一时大意离去一段时间,却敢甘愿领罚。

“宛风,这事于你来说,过错并不大。”大娘子在旁说道。

“不,”宛风摇了摇头,双手端在前头,诚心说道:“若人人都如此,今夜险些害得二姑娘遭罪,那明日、后日,人人都效仿岂可了得?小的甘愿领罚以儆效尤,请老爷责罚。”

林梓杰听了那么多满是推脱罪罚之词之后,忽然耳边听到这样有担当的话,心情也跟着明朗了许多。

“你既有这样的担当,是好事。但失职做错了事,确实应该受罚,就罚你十下鞭子,你可依?”林梓杰问。

“小的依,”宛风回话。

随即,便被带走抽鞭子去了。

林瑾然跟在这后边来了,身上披了绛紫色的斗篷,手里挑着一盏灯,身边跟了个晓晓。

“我来迟了,哎呀,妹妹可是出了什么事了吗?”林瑾然焦急问道。

小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忍住排山倒海的冲动,心里腹诽:好恶心的女人。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