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做什么?”

林梓杰很不满,局面乱糟糟的,瑾然此时冒冒然进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噢..”林瑾然一来就碰了个壁,哽住了话,但还是笑脸相迎:“我这是担心妹妹,所以想前来探望,还请父亲见谅。”

“你担心妹妹?那你可以明日来后日来,偏今晚要来,是嫌局面还不够乱吗?!”

林梓杰将怒火都发在瑾然身上,在场所有人都受了惊吓。

上了一天的朝堂,三更半夜被吵醒,家里的下人管制混乱,二女儿出了事,这几个点汇成一起,都在林瑾然来这时悬箭齐发。

林瑾然没想到父亲会冲她发这么大的火气,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父亲的话,觉得委屈便低头抽泣。

“官人,瑾然也是为了这个家着想…您就别…”姜阁在旁边劝话,语气尽量放到最低最柔。

“住口!”林梓杰连姜阁的话都没听进去,“叫你女儿往旁边站着,别碍着眼。”

姜阁愣了会,向瑾然招了招手,“你快过来这边。”

林瑾然便赶紧过去了。

小红心中暗笑了许久。

处置了这些护卫之后,又传来了清芷居的下人,但个个都说被派遣做了别的活计,剩下最重要的线索便是宋妈妈,正巧林梓杰要传宋妈妈过来回话,他身边的邢风却先来禀报:

“启禀老爷…宋妈妈挨不过这五十大板,已经…没了。”

听完这个讯息,各人有各人不同的想法。有人震惊有人惋惜有人欣喜有人气愤。

林瑾然方才来的路上就折中到了宋妈妈那边,指使了打板子的人加大力度,因此她才敢来了这儿,所以她自然是欣喜。

林梓杰手拖着额头,无故又添了几分愁,只叹了一声,对裹着绒裘大氅的林微然安慰几句:

“你放心,从今晚、明日开始便会全面整顿这群下人,再不许府里发生这样的事。”

林微然起身,娴静回了话:“多谢父亲。”

“老爷……!”小红不满这样的结局,正想将小菊的事情抖出来,但被微然给拦住了。

魏姨娘也在前头拦截了小红,“多谢官人。”

“妹妹今晚受了惊吓,还是赶忙回屋里头歇下吧,夜里风霜重,妹妹别再受了凉了。”

林瑾然走到了微然的身边,将手中的汤婆子给了微然,嘱咐了几句。

这一靠近,就察觉出林微然脖子的胭脂。

原来是妆的。

林微然很恬静收了汤婆子,笑着谢了话。

“从今日起,家里的对牌钥匙由清芷居主理,静雅轩从旁协理一二。”

林梓杰做好决定,即当着所有人的面下了命令。

“……”

哪有妾室有权逾越大房的主理权。

姜阁瑾然母女俩欲言又止,虽不满这样的决定,可怎么说这事最大的纰漏在她们静雅轩身上,也不敢反驳了老爷的话。

魏姨娘感到受宠若惊,便想拒了此事:“谢官人垂爱,不过这并不合规矩,还请官人收回成命。”

“合不合规矩我说了算,这事就这样定。”林梓杰态度强硬,没有因为魏姨娘的话而改变主意。

“这……”魏姨娘还是想着拒绝,但她还这次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小红抢先回话:

“多谢老爷垂青清芷居,恭喜魏姨娘。”

“多谢父亲,恭喜小娘。”林微然也跟在后面说道。

“恭喜魏姨娘——”

随着是下人的声音,这群人也看得清风向,赶忙道喜。

这么多人这样说,魏姨娘也无法再好推脱,便谢过林梓杰。

姜阁瑾然母女俩脸色不太好看,听着句句“恭喜”的话,更觉得是在讽刺。

“今夜之事,便不再追究了,这事对你女儿家来说并不光彩,点到为止,你专心养好伤,爹会好好补偿你的。”

林梓杰对林微然说道。

林微然向他行了礼,“微然谢过父亲,微然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当警记于心。”

“今晚的事情绝不可泄露出去,若有人将此事滋生是非,当即处死。”林梓杰对一群下人说道,脸色发青。

一群下人低下头,齐声回话:“警记老爷教诲,小人必然个个都管住自己的嘴。”

这种事传出去,不仅仅是微然的名声,他们林家的名声也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回去,”林梓杰又叫来了两个打灯人,准备回去继续睡觉。

“官人可是回静雅轩…?”姜阁凑过来小心翼翼问话。

“回风颂轩!”

林梓杰说完,就随着两个打灯人走在了前面,没有等姜阁回话。

姜阁又吃了一鼻子的灰,表情略微尴尬,与瑾然一起回了静雅轩。

这一下热闹的院落,人纷纷离去之后便显得冷清许多。

“真是太好了!”小红开怀大笑,整个人很俏皮,“我们清芷居也可以协管家里的事了,那以后可就有我们说话的地方了。”

“未必,”魏姨娘摇了摇头,“身居高位,也容易登高跌重,今日是大娘子吃了亏,哪知何日轮到我们清芷居头上?”

本来是件喜事,但一听魏姨娘说话,小红就有点不开心。

“姑娘,为什么方才不把小菊的事情,全都一并说出来呢?何必忍着。”

小红对刚才林微然的表现表示不解。

“因为父亲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背后之人是谁,”林微然手里捧着瑾然给的汤婆子,“他已经是尽最大程度惩戒静雅轩了。”

“整个府邸偏今日护卫个个失职,那死士要来这清芷居,不是要穿过静雅轩吗?这样一个人潜入府邸却没人知道,而我们院落的下人也偏今夜都被遣走做别的活。”

林微然仔细说了原因,风吹起她的发梢,大氅呈张开的状态。

魏姨娘听着这话又哽咽了一声。

“父亲怎么不明白这个缘由,所以他不想往深处查,处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下人,这事就暂且如此。”

林微然垂下了眼睫,低头看着手里的汤婆子,月光入了她的眸子,闪闪发光。

小红这才知道刚才自己失了仪,差些就让姑娘处在进退维谷的局面,“姑娘…”

如果林微然继续讨回自己的公道,那有可能被说是占着自己是受了伤害要小事闹大。

说到底,不过是个妾室所生的庶女,自然不能做到与瑾然分得同样的宠爱,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好。

只能改变的是父亲不会对她一概不理。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