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等乱七八糟的传言?”

冼煜景手里的茶还没碰到嘴边,就给放下了。

“是,”冼煜景身旁的小斯回话。

“你去派些人手,在京城街边小巷、瓦舍杂剧场里将此事说是个老妈子喝醉酒了,给搞混了。”冼煜景不假思索地说。

十三年前将林微然转接到林府,他基本没插足过她的生活,任由其像个普通的姑娘一样长大、婚娶,过个平凡人的生活。

只不过这样败坏女子名节的谣言,他不得不管。

小斯应了声是。

“等等,”冼煜景又叫住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样的传言…先查一查从哪里传开的。”

小斯又倒了回来,弯着腰:“老爷,小的之前做了一点功课,是从林府传开的。”

“自家人传自家丑闻?”冼煜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样的丑事对于林府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丢脸,不仅是林微然,这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家族利益,怎么会..

“再查,查清楚点。”

“联系上府里的魏姨娘,一起查。”

冼煜景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低等货色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是,”小斯回了话。

过了一天的功夫,冼煜景正品着一盏龙井茶,小斯就回来传话。

“林府大房里头传出的话?”冼煜景一五一十听了小斯的回话,感到匪夷所思。

“老爷,魏姨娘让我传话给您,说以后切莫再过于宠爱微然,您举动越是偏袒她,她在府中就更招人记恨。”小斯原封不动把魏姨娘的话传了过来。

冼煜景手指敲着案台,想了一阵子。

他记得发簪那事,微然亲自求他做了个主,他也没有多么招惹人的注意。

前些日子微然落了水,他忍了好久没有将名贵的药材送去林府,为的就是少点招人耳目,今日又发生了这些事情,他不得不管。

是林家的那个嫡长女么?

“明德兄教女无方啊,”冼煜景发出长长的感慨。

“你去派些人手,在勾楼瓦肆等说书之地,将此事说是林家大姑娘遭此罹难,而非二姑娘。”

他吩咐了话。

“好的,老爷。”小斯应了话。

既然明德兄不会教导这个长女,那就由他来治治。

……

……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与我们家有什么怨有什么仇,要这样败坏我们家姑娘的名节。”

姜阁近日十分关注这些风声,本来她好不容易将此事压了下去,但风波是一波三折,这事竟然传成她们家的瑾然。

荣妈妈也百思不得其解,皱了眉头:“是啊!怎么就逮着我们家不放。”

“再过些日子可是瑾然的及笄,冼家三郎从江陵府求学回来,她们孩子可是要见一面的,如今这样不三不四的话简直要害死我们整个林家!”

姜阁心里边急,眼角晶莹剔透的泪水涌出。

是谁跟她们有什么仇又什么怨,先是传了林微然的谣言,又是嚼了瑾然的舌根,还拿女子最宝贵的名节说事,这不就是要害死她们全家的女儿么。

今后哪里还有脸跟冼家三郎结亲,谁还敢娶她们家的女儿。

“难不成是清芷居那边?”

姜阁抓了桌角,一道长长的指甲痕留在了桌面。

“这倒不是,清芷居那边老爷跟我们都盯得紧,她们不敢轻举妄动。”荣妈妈回话。

正是担心她们会释意报复,因此对她们做了仔细的监视,这些日子她们也老实得紧,没有做出什么不利于林家,不利于静雅轩的事。

“那是谁,”姜阁心里直突突地跳。

难道……

荣妈妈看穿了姜阁的心思,便说道:“不是大姑娘,大姑娘近日禁足在闺房,也没有走出门半步,况她因为这件事都哭了好几个夜晚了。”

那就好。

姜阁悬下了一颗提心吊胆的心,她就怕是瑾然为了取得她的信任做出这样昏头昏脑的事情,那她可是狂吐三尺的血。

“是我误会瑾然了。”

说着,姜阁神情低落。

前些日子这样惩罚了瑾然,让她不能吃不能喝,还要面壁思过跪了好长的时辰。

这样想着,姜阁就觉得心疼。

她就说,瑾然再怎么昏了头也不会这样愚蠢,断然不会做出不利于整个家族的事情。

姜阁这样一想,心里难受不已,拿起了她的素娟,抽泣个不停。

荣妈妈见状,赶紧安慰:“大娘子,虽说这些事情让人很气恼,可转念一想,老爷就不再疑心静雅轩了,岂不是一件好事。”

姜阁想到此,眼泪也给止了回去。

“老爷已经气了我们静雅轩一个多月了,本来气消了又出了这桩事,这搁谁都觉得是我们的错,无端端背了这么大的锅,现下水落石出还了我们院的清白,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荣妈妈轻声说道,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说多说些好话,不然大娘子又是自责又是伤心难过,几日里头也不见得好。

姜阁看了看荣妈妈,心情也被荣妈妈这番话说得舒坦了许多。

“这不,老爷也在暗中派人将这样的谣言给压下去,并且搜查是谁在无端端造林家的谣,还派人送来了几匹蜀锦给静雅轩。”

姜阁抽回了素娟,不再哭泣:“你说的当真?”

官人已经那么久没有理会过静雅轩了,别说什么蜀锦,就连糕点吃食都没送来过。

“千真万确啊,”荣妈妈肯定地点了点头,“大娘子你还不去院里瞧瞧,哪止那几匹蜀锦,还有金银珠宝都给送过来了。”

姜阁便站起身来,赶紧要出去瞧瞧荣妈妈说的是否真切,看见了一箱子的赏赐之后,才终于舒下一口气。

官人不再误会她们就好,这下冰释前嫌,是件好事,兴许过不了多久对牌钥匙就能拿回来了。

她也犯不着老是谎称自己哪里疼哪里病,不敢去见她母家来的人,嫌丢人太过。

否则她母亲定是狠狠责备她没用,让一个小妾压在了头上。

“你挑几个好的送到瑾然那边去,”姜阁想到了自己前些日子对她责备太过,终究是心里过意不去。

“告诉她父亲在查了这些事情了,让她不要太伤心难过,好好在闺阁里识字画画,不要再出门半步。”

姜阁再三叮咛,这样的事太伤一个女孩子的脸面,还是避开的好。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