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见没有挽留的余地,回头就去找二姑娘哭诉。

那冯翊侯之子杜宇钦是什么人?满京城谁人不知晓。

传闻他生性阴险歹毒,好心过去他府里送礼的人,都被活活地给抬了出去。

别说靠近冯翊侯府邸了,连靠近那个地带都让人觉得阴森凉寒。

林府怎么会跟这种人有什么瓜葛,突然间就叫她送吃食到冯翊侯府。

但小红如何求饶都没办法,林瑾然从中作梗,主君又允了这桩事,便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小红左右打探,才知道其中的缘故,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冯翊侯之子…杜宇钦?”林微然听了她一五一十的哭诉之后,喃喃自道。

小红眼泪似断线的珍珠,落个不停,说道:

“姑娘您不知道呢……小红去了那边,必定死无全尸,这样的人别说靠近了,即使隔着十里墙壁,都能让人瑟瑟发抖。”

这么夸张的吗。

“你方才说,父亲是想劝他为朝廷效力吗?”林微然问。

小红嗯了一声。

“他们家怎么让一把火给……”

林微然的重点跟小红有点不一样,倒是对于这些事情更感兴趣。

“谁晓得呢姑娘,这样每日沉浸在黑暗中的人,把自己整月整年封闭起来,别说送他点心了,连踏入他们府邸都不敢。”小红说道。

“因为火烧伤了脸颊,才如此的吗。”林微然又问。

正是如此。

大火烧伤了杜宇钦的左脸之后,他便从一个武功盖世的少年郎沦为了不问世事、整日里在黑暗中沉沦的魑魅魍魉。

不过。

“姑娘,您怎么都不理小红的话呢?”

小红心里纳闷,说了那么久,姑娘反倒关心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孽畜去了。

这可是大姑娘的计谋,想除掉了她,下一个就好对二姑娘动手。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治好他的脸。”林微然说道。

治好被烧伤的脸?怎么可能。

小红有些震惊,说道:“姑娘您在胡沁什么呢?脸上烧伤的疤要是可以治好,那人留下什么胎记什么妊辰纹不都不堪一提了吗?”

小红听过什么消除疤痕的膏药,但也不过是一些很浅的伤口愈合之后留下的疤痕可以消除,而火烧毁掉一个人的容颜是不可能再康复的。

“我从前在古医书籍中翻阅过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脸上烧伤的疤痕是可以找到正确的配方,不过是这远古的方子已经流失,但近来我又在书籍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如果努力调制,是可以找到新方子的。”

林微然说道。

“姑娘……”小红有些不可置信,“您说的是真的吗?”

姑娘的医术真的这么高了吗?从前也不过是开个普普通通的药方,可一下子说能治好烧伤的脸,难以让人相信。

“我尽力吧,”林微然说道,“若是能因此劝得了他出兵作战,保卫的也是我朝的国土。”

原来二姑娘一直想的是这个。

小红多少觉得害臊,二姑娘是为着泱泱大凌朝着想,她想的却只有自己一个人。

可……她又不是圣人。

她只一心想着二姑娘,那便够了。

“对了,”林微然打断了小红的思绪。

“我明天与你一同前行。”

啊?

小红受宠若惊,跪了下去,忙拒绝:“姑娘那绝对不可,小红一人闯入这样的险地便也罢了,怎可让姑娘踏入险境。”

“没事,你方才不是说害怕吗?”林微然扶了小红起身,说道:

“也许我没有能力对这一切做出什么改变,可若是能凭借几分医术让一个因为毁了脸的枭雄改变想法,那我觉得是值得一博。”

小红被林微然这番话说得尤其感动,但她还是觉得:“姑娘,可那也不是杜家大郎的唯一心病,他最大的心病是死去的家人。”

那把火烧死了他不少兄弟姐妹,烧死了他的父亲。

即使是个武功盖世的少年郎,也走不出这样大的伤害,平心而论,换作别人出了这等事,也早就疯魔且自我毁灭。

林微然沉默,视觉留在了远处的景色,晃了神。

许久许久,从一片瓦蓝的天空中回过神来。

“那也一起去努力努力,能有一丝希望都好。”

林微然对小红说道。

“姑娘,小红不希望姑娘以身冒险,无论姑娘心中的道义是为了什么,小红恳求姑娘明哲保身,小红一人独自前往即可。”

小红又跪了下来。

“你起身,不必行这么大的礼。”林微然赶紧制止。

“不,姑娘您若是不答应我,我便长跪不起。”小红跪在地上,林微然想扶她起来都不行。

“小红,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想去冯翊侯府也并非只是想治好杜家大郎的伤痕,我也不想你只身一人去冒险。”

林微然蹲在她的旁边,想让她起身。

“你曾三番五次救我于水火之中,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晓得自己死了多少回,既如此,我又怎么忍心见你一人陷于这样的危险处境,只有我们共进退才能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想起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对她怀揣过疑心,但一次次的遭难之后,对小红是愈发信任。

“不。”

小红否决了林微然的话。

“小红的命是姑娘救回来的,若不是因为姑娘,小红也不知道死在哪个饿殍堆尸中,所以只有小红为姑娘赴汤蹈火的命,没有姑娘为小红的道理。”

说到这里,小红想起了以前的苦日子,情到深处眼泪直出。

林微然被这番话感动得不行,她知道古人重仁义孝,可她何德何能可以遇到一个这样忠心耿耿的小红,这是她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可如果没有你,我又怎么可能躲过大姐的次次毒手?小红,你放心,我对这件事也并不是只有自己一腔热血当头,我有八成的把握能够让杜家大郎的脸和好如初,因此我们过去他们府邸,是不会受到他的恶意的。”

小红迟疑了一阵,方才的倔强也慢慢软了下来。

林微然伺机将她扶起来,好好站直了腰板。

“姑娘,您此话当真?”她小心翼翼问。

“千真万确,”林微然肯定道。

小红又觉得眼泪止不住了,姑娘待她的恩情深入潭水,此生都无以回报。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