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了夜,星辰缀入黑色的巨网。

“姑娘,您还在看吗?”小红问。

从晌午开始,林微然便一头埋在医书古籍里,不停地调制药方,小红就担心她的身子吃不消。

“嗯,”林微然眼睛没有离开过医书,“你先下去歇息吧。”

一边说,一边将磨碎的没药勺了一小点倒进药方里。

她们两个人在书楼呆了许久,连下人都下去歇息了,外边只有守卫林府的护卫。

想起那夜的事情,惊魂未定。

小红不放心林微然一人在这。

“那我陪姑娘吧,”小红屈了膝,靠在了角落一边,不觉又打了瞌睡。

一柱香时辰,小红就入睡了。

“不对…”

林微然指尖沾了一点药方,闻了闻味道。

林微然翻阅了许多医书,也调制了不同的药方,但总是差了那么几味药,尝试了好几十次都不成功。

渐渐的她也忘却了时辰,埋头苦读了许多的书籍。

“寒中雪莲……”

“寒中雪莲?”

“寒中雪莲!”

林微然欣喜若狂,终于在重要的书籍中找到了这颗关键的药草。

寒中雪莲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常年吸收天地精华,性寒,用于调制药方可除疤除痕,功效显著、价值连城,是个罕见的名贵药草。

有的人一辈子寻它都没能寻到,那是极为运气的人才能找到这样的药草。

找到了。

就是缺了它。

林微然总算是悬下了一颗心,但也带了几分忧虑。

生于苦寒冰冷的境地,海拔极高,既如此,若是没有缘分,又如何在茫茫冰川中找到它呢。

不管了,先硬着头皮来吧。

“小红。”

林微然叫了角落里睡觉的她。

“嗯?嗯??”小红睡眼惺忪,脑袋昏沉沉的,擦了一下嘴角边的口水。

“姑娘您好了?”

林微然应了一声,说道:“走吧,我们回去歇息,明日再过去冯翊侯府。”

小红开心地给二姑娘披上双绒大氅,在她后边挑着灯走路。

回去的路寂静幽深,竹林丛丛,晚风习习,她们的脚步声很轻,尽量不去吵到入了睡的人。

她们走的路离小楼阁房越来越远,月色的清冷树林的苍翠,都笼罩了行走的两个人。

须臾间,听到远处有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在这样寂静的环境显得格外清晰。

“…好久没有见你了。”

“…大姑娘…”

“别这样叫我。”

……

“瑾然,”男的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小红跟林微然不约而同停下了步伐,两人憋足了一口气,不敢喘一声出来。

瑾然?大姑娘?一男一女说话声,深夜,林间小道。

这几个要素结合在一起,林微然跟小红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瑾然。

瑾然。

瑾然。

小红惊讶得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深更半夜大姑娘竟然跟与外男私会,小红吓得腿都软了,这样的事情可是要人命的。

林瑾然倒觉得自由恋爱没什么,她原本就是新时代过来的女性,但处在这个社会之下,瑾然竟然敢于冲破条条框框的礼教,也是相当有勇气。

依稀记得,这个时候的人们是以浸猪笼为惩戒的。

两人轻轻躲在了一边,继续偷听她们的谈话内容,并且想打探清楚男方的模样。

“自从上次在祠堂附近被微然给撞见了,我们很久也没能像今日一样倾心交谈了。”林瑾然盯着男方说道。

林微然从小孔中仔细观察,看清楚前方确信是林瑾然,但这个角度又很难观看男方的面容。

“瑾然…”

男方说话有气无力。

“怎么,如今你怕了吗?”林瑾然冷哼一声。

倒是挺符合她的个性的,林微然腹诽。

“不是的,我…”

他走上前一步,月色洒在他的轮廓上,让人看清了是一个清秀宛丽的男子。

宛风!

竟然是宛风!

天呐!

“噗…”

小红受不住惊发出了声音,随即她立即捂住嘴。

“谁?!”

林瑾然极其敏锐,说着,便往她们两个人的方向迅速走来。

“走,”林微然赶紧抓了小红的手往别的小道上跑,小红原本腿有点软,但被微然这样一拉,才有了知觉赶紧跑开。

林瑾然在后边追着,等她到了两人刚才的位置,她们已经转弯绕走了。

宛风跟在后面一步来了,来时看见瑾然捡起地上的帕子。

帕子洗得发白,都变了形,在右下角绣了个“微”字。

林微然方才跑得太快,不小心落下的帕子。

“又是她,”林瑾然嗤之以鼻,长长的指甲捏住帕子,嫌弃这张帕子穷酸小家子气。

这个贱丫头怎么次次碰到她在…这是故意守着来看她的笑话么?林瑾然眸色加深。

真是该死!

林微然跟小红一路上跑回了清芷居,等她们将大门房门都锁好之后,心才不会跳得那么激烈。

小红脑海不停回想起刚才的画面,没法从中抽出来。

是宛风。

竟然是宛风。

林瑾然是高高在上的主,为何会喜欢上低入泥里的下人宛风。

宛风竟敢如此大胆,胆敢觊觎主子家的姑娘,简直是癞蛤蟆想…不怕被抓到打死么。

林微然看了一眼小红,这丫头正想着事入了迷,呆呆出了神。

“小红,”微然叫了她一声。

“啊?”

小红回过神来,嘴巴张开没闭上。

“刚才的事情不要声张,你看到什么都要装作不知道没看见。”林微然说。

小红两只干巴巴的眼睛直直盯着林微然,“嗯..”

若是胆敢说出一个字,性命不保。

所以林微然才会一直被林瑾然次次紧逼,招招致命。

小红忽然就明白了前因后果,真没想到大姑娘竟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要灭了她们家的二姑娘的口。

林微然便叫小红退了回去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再启程去冯翊侯府。

但小红执意要在这里守着,不肯离开林微然,但微然好说歹说,才劝了她。

“姑娘,您要当心。”小红退下之前再嘱咐一句。

林微然嗯了一声,便关紧了房门。

她靠在了门上,身子一软,整个人坐了下去。

原来,林微然被害死不是因为一根朱色玄蝶镶白玉的簪子,不是因为静雅轩对清芷居误会颇深。

都不是因为这些,一个都不是。

是因为瑾然与护卫私通被林微然撞见了,便想杀人灭口,不让她的秘密泄露出去。

死了的林微然还有下一个林微然,只要她们再继续情难自禁,还有更多不小心撞见又被瑾然灭口的人。

林微然已经死了,而她现在,还是一直难逃林瑾然拨弄的命运。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