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帝都。

一辆青黛色的马车摇摇晃晃,身后驮着好几袋杂杂碎碎的衣食用品。

一位公子坐在马车前面,身边的车夫在专心驾马。

公子将腰带里的酒拿出来痛饮几口,面朝曦阳,光圈照在他精致的轮廓上,顺着他下巴低落下去的不知是酒水还是汗珠。

南门驿站口来往的人不多,但经过他身边时总忍不住望他几眼。

高挺的鼻梁,单薄而粉糯的嘴唇,勾人的桃花眼,五官优秀,组合起来让人过目不忘。

怎得生得如此华贵,这位郎君可是从未下过天干过农活的吧。

一身月色衣裳,带着一枚玉佩,看起来像是从琼楼玉宇中飘下来的神仙。

这是谁家的郎君,怎生得如此秀目,可有婚配,生辰是几时,八字几何。

走过身边的人不禁这样想。

这是冼家三郎。

有人听过,看过,也仰慕过。

毕竟功名难取,总要考上几十回才能中举,从童生到殿试,有人需要花一辈子。

而冼家三郎冼云墨,今年十八,还未到弱冠年华,步步高中,如此聪颖过人、天之骄子,还是个外貌堂堂的郎君,这对于男子来说就是个劫孽,对于女子来说就是朵仙莲。

“三哥儿,过了这个南门关口,我们就回到京城了。”一个戴着小灰帽的小斯掀开了马车帘子,对他家郎君说道。

“嗯,”冼云墨嘴角上扬,“总算到了。”

“哥儿,我听说老爷这么急叫你回去,不是为了尽早准备明年的春闱科考,是老爷想给你物色物色几个人家。”小斯说道。

“别瞎扯,络绎。”冼云墨没将此事放心上。

“真的,”被唤作络绎的灰帽小斯打了包票,“哥儿,你也老大不小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总该为自己打算打算。”

“你也知我心思不在这,”冼云墨眼穿过远处的皇宫玉宇,还有小巷楼房,“我只想早日功成名就,取得个状元郎,入仕为官,为君为民。”

这也是他家父亲对他的期盼,也是他从小到大秉承的道。

儿女之事,暂不放心上。

“哥儿你这话就不对了,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也得先有个家,才去治国平天下,这两者是可以兼顾的,也不必对它一概不理。”

络绎劝了劝他家的哥儿。

马车一路行驶,有时经过陡坡马车上颤颤巍巍的,也是幸亏快些到了,不然抖得络绎想跳车自己走路。

“再看吧,”冼云墨言语含糊,既不说清是要见那几个物色的人家,还是不见。

“还是准备明年开考要紧,这些儿女情长,可以往后推一推。”

这样也好,哥儿要是进了殿试,见了官家,那必定会得到官家的欣赏,那时可是有更高贵的公主郡主能看得上哥儿。

“我们家哥儿别说是娶那几个贵胄人家的姑娘,就算是郡主县主也能娶得。”络绎笑着说。

冼云墨轻笑几声,摇了摇头,他哪有这般好。

……

……

林微然一大早做了一盆酸菜鱼,又将它认真包装起来,确保不会溢出汤汁,才放进了食盒里。

小红流了一个早上的口水,林微然盛了一碗的酸菜鱼给她吃,她一直赞不绝口。

酸辣可口,这做法真是新鲜,还是头一回见。

“姑娘,不用告诉魏姨娘吗?”

林微然与小红戴了顶白笠,纱笠将脸遮挡起来,几乎看不清面容。

两人一人拎着糕子,一人拎着酸菜鱼跟医箱,医箱用陈旧的盒子装起来,包装很简陋,别人根本看不出里边是装了一些药物,两人看起来就是两个打杂的丫鬟。

林微然换了件小红的衣裳,避免待会要出门的时候被拦截住,毕竟她是个待字闺中的姑娘,是不可随意出入府邸。

“如果跟她说了,必定会反对,那还是不去过问的好。”

林微然说道。

对于魏姨娘,她了解还是颇深的,因此避免她强烈反对,也就没有跟她提前说了。

“我早就知道了。”

突然一道声音从身后传出来。

吓得林微然跟小红两个人心脏慢了一拍。

“娘…”

林微然慢慢转头,您比冯翊侯之子还可怕。

魏姨娘神情很复杂,她知道林微然此番出府邸是为了什么,她心里想要让她避开这些事,永远不要揭开事实,好可以自欺欺人得过且过。

可偏命运捉弄人,她从哪里走出来的,躲了那么久,偏又回到哪里去。

天可怜见,这便是世事千回百转逃不过吗。

“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娘,叫了你就愿意听我劝了吗?叫了你就不出这个府邸吗?”

魏姨娘说道。

林微然被这些话给噎住了,确实这么久了,她从来心的想的做的都不曾遵循过魏姨娘既定的轨迹。

“我……”

可她今天必须出府邸。

“罢了,”魏姨娘唉了一声,将一张手绘地图给了她,一边嘱咐:

“若是在外边遇到什么困苦,有什么缺钱的地方,你就照着这个地图找到这家铺子,那是你娘的嫁妆,多少有点作用。”

这家铺子,是冼煜景给她的。

一模一样的话,如果有什么缺钱的地方可以找到这家铺子,但过了这么久她还从来没去找过。

“这是地契跟铺子公章,你拿着。”魏姨娘将手里的几张公文交给了林微然。

“娘..”林微然兜里揣着它们,心里又是被亲娘感动到了。

魏姨娘催了她们,“快去吧,早些回来。”

小红跟林微然再三谢过魏姨娘,才赶紧准备出去府邸。

在门前小红就给拦截住了,问清楚出府邸的缘由。

小红拿出了公文,表明自己是替老爷做事的,这才让她走出去。

“等等,”他们叫住了林微然。

“你又是做什么的?”

林微然没有说话,兀立在了门槛上。

“她也是老爷派遣的,跟我一块出去。”

小红赶紧解释道。

“那你的公文呢?”

两人不再敢说一句话,便是安安静静地站着。

“你这里边是什么?”护卫又问。

味道感觉……挺香的,也是从没有闻过这等香气。

林微然打开了食盒,让他们看清楚是酸菜鱼。

“哦,鱼汤啊。”护卫瞧了一眼说道,里边好像是加了些酸菜,也不知道怎么做的,竟然可以看起来这么有食欲。

“行吧,你们快去快回。”

林微然嗯了一声,两人慢慢行了礼,便走了出去。

她们走远之后,护卫总觉得刚刚那个婢子,怎么听起声音有些奇怪,举止表现都不像是个婢子,倒像是个姑娘。

那双手,纤纤擢素手,绝不会是干许多粗活的婢子。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