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亭,木质阶梯上,林子峰垂头而坐,美女老师轻蜷身躯,倚在亭柱之侧。

“林子峰,你病什么时候好的,刚开始为什么不告诉老师?”美女老师重新戴上了黑丝眼睛,向上推了推,似乎在掩饰现在仍在羞红的面颊。

“老师,我失去了部分记忆,还没来得及说!”林子峰眼珠子转了几圈,眨了眨眼睛,一看就不像是真话。

“能说话了就好,算了,老师也不追究了,刚才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我交给你的瑜伽动作,你慢慢练,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哎,我知道自己有时候很迷糊,经常分不清自己处于现实还是梦中,要不然我男朋友也不会经常说我。”美女老师并没有揪住不放,看了看凉亭檐角下晃动的竹叶,听着风吹竹叶动发出沙沙的声响,沉寂不语。

“老师,你是不是经常气血不旺,头脑模糊,身体有种软绵绵的无处着力的感觉?有时候又特别亢奋,身体能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林子峰探头探脑地问着。

“你怎么知道?”

美女老师轻掩檀口,看着林子峰惊疑不定,似乎在猜测你怎么会知晓?

林子峰小心思又活了过来,浑然没有刚才的萎靡不振。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分明是女子鸣琴“软玉”的外在表相啊。

《琅琊春典》有云:有鸣琴曰软玉,质软而无所不能,炉鼎佳器,双修最益。即身子能像暖玉一样柔软,能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像什么“一字马”根本不在话下,光想想就激动的颤抖。

但是女子由于天生骨质轻盈柔软,身体会伴随一些不同的现状,血脉分布不均,导致有时候气血两亏,有时候精力亢奋,如同河流多向分叉,凸显极端。

这次要赚大发了,老师有男朋友?

以后碰到的女子有男朋友的会更多,我林大总管会在乎,我只在乎是不是拥有鸣琴!

“老师,你要是相信我,我这有一养生口诀,你回去勤加修炼,定可治愈。这可是我死去的爷爷传下的,我前些天才得到,正好对你的症状。你可以先修炼试试效果,凭你的舞蹈功底,肯定不在话下。”林子峰撒了一个有真有假的慌,实际上这只是一个饵,他要放长线钓大鱼。

“我该相信你吗?”美女老师看着扭头对视的少年,看着他那额间殷红如血的观音痣,竟然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

也许这就是宿命!

***

初三的课程紧凑而密集,上数学课的王老头呆板而无趣,一些数字几何题能翻来覆去讲解多遍。相反倒是另一个教授历史的年轻老师却能引经据典,博古通今,将历史呆滞的文字化为流动的历史符号灌输到学生头脑之中,更容易让人记住。

从凉亭后来之后,林子峰就沉浸在初三的知识海洋之中,不过内心的欣喜却半点没有被知识的波浪冲散。想想也许那美女老师还在琢磨那篇“筑鼎”口诀,一想到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就阴险的一笑再笑。

她哪里知道那根本不是治疗的办法,分明是《琅琊春典》中女子炉鼎的修炼之道。不过要说根治也不错,毕竟那鼎炉法诀确实可以对付鸣琴,只不过会使鸣琴更加出色罢了。修炼之后身体素质肯定会增加五倍有余,像那美女老师的血虚症状肯定会不药而愈,所以说也不存在什么欺骗。

现在打好基础,是为了以后更好的享受,林子峰这厮在心底已经将美女老师列入禁脔,那什么破牢子男朋友,注定会败在哥的手上。

林子峰嘿嘿笑了几声,把身边正偷偷观察他的艾米惊了一跳,以为被发现了,连忙将视线转移到讲台黑板之上。只是心里迷惑不解:峰哥哥这是怎么了?难道病情又发作了?

上午的课程一晃而过,快到中午了,要回去吃饭了。一上午除了后面王贵那个大胖子在窃窃私语,看起来想搞阴谋诡计的样子,其他的风平浪静。

不过林子峰毫不在意,刚修炼出来的一道双修真气不是吃素的,可惜离采药阶段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哎,禁欲是多么的痛苦啊!

午后休憩时间也是林子峰抓紧练功的时间。现在他就如同一个大熔炉,将《琅琊春典》双修法门、各类技巧、药房知识和这个时代已知的各种信息熔炼在这瘦削的身躯之内,慢慢夯实自己的根基,一分一秒也不敢耽搁。

因为后续计划都要靠这夯实的基础才能实施,现在他仅仅只有一个规划。对于如何经商,如何汇拢资源,如何拉拢人脉,从哪方面着手,这些问题都是要仔细考虑的,他心里大概有个谱,但是具体操作不是一蹴而就的。而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第一道大关卡:中考!

他是一定要上重点高中的。到了城里,资源、人脉统统都会有的,没有了山村小镇上的约束,一切才更方便实施。最重要的是城里的资源非常丰富,可以支持林子峰获得最初的启动资金,林子峰决定了,寒假期间去城里“狩猎”!

正午的阳光明媚,光线从上空撒下,落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如同金钱龟背上的斑点,耀眼多姿。

林子峰看着前面远方艾米蹦蹦跳跳的身影,只感觉人生幸福极了,新时代的美好生活,即将要开始了!

只是还没容他多加感叹,侧面就猛然窜出几道高大威猛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小子,拿钱来吧!”明亮的刀影划过空气,呲呲的声音在林子峰脖颈旁响起,腰间也突然感觉硬硬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指着自己,同时几道粗壮的手臂直接将他的身子拖拽到街道的阴影部分,朗朗乾坤下有些事情不好动手的!

“你们是谁,找我干什么?”林子峰突然弓起了身子,满脸惊恐,如同一个弯曲的虾仁,手脚不停地打着摆子,似乎在颤抖。声音几乎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能感觉得到深深的惧怕。

“小子,乖乖呆着,要不然大爷的刀子不是吃素的。掏钱,掏钱,收保护费都不知道!”面前耍着刀子的痞子青年,染着一头怪异的头发,如同农家鸡圈里公鸡的鸡冠,昂扬向上。

“不要打我,我给,我给……”林子峰似乎惧怕了,哆哆嗦嗦地从衣服兜里往外掏东西,身后顶着他腰间的几人发出怪异的嘲笑。

“这小子不会吓尿了吧,你瞧瞧他的腿,吓得都站不住了,哈哈,就这东西还值得我们来一趟?怎么罗老大还不过来,学生不是已经放学了吗?”后面一人阳阳怪气问道,手中的硬物突然间偏离了林子峰的身躯。

林子峰正想趁后面松懈间际一举摧毁敌人,一听还有“罗老大”没有来,顿时想见见那人的庐山真面目。

林子峰不是傻子,能知道自己回家路线,趁周围无人拦截自己,没有眼线是不可能的,肯定有人通风报信,现在最有可能的就是王大胖子一行人,因为今天中午只得罪了他一个。

“虎子,那人不是说这家伙是傻子吗?看他这掏钱的利索劲,不像没有脑子的人啊”前面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鸡冠”青年看着林子峰哆哆嗦嗦掏出兜中所有的钱打趣道。

“我说鸡毛,你傻呀,不是说他让雷给劈了吗?兴许劈开窍了,不过有些胜之不武啊,这武力值绝对是负数的渣啊,显示不出咱兄弟的水平啊,哥几个你说是不是?”后面那虎子哈哈大笑,身边的其他人也随声应和。

林子峰都有些烦了,妹的,竟然直接聊起天来了,根本没有做劫匪的大家风范嘛。还有那罗老大还来不来啊,不来的话我直接收拾了你们回家吃饭去。

林子峰心里直翻白眼,但身体却愈加哆嗦,恭恭敬敬地将手中的零钱全部递上去。

“踏、踏”后方忽地传来鞋摩擦地面的声响,小巷里本来就比较狭窄阴暗,每向前一步,林子峰似乎能感觉到青石板颤抖几下,可见来人吨位不小。

不会是那个死胖子吧,咦,不对,还有几人,后面稀稀疏疏的摩擦声渐起,果然不止一人!

“罗老大,你来了。人我们已经带来了,兄弟们都在这看着呢,好几把家伙顶着,翻不起波浪的。”面前的鸡毛捋了捋鸡冠头发,一把手将林子峰拽过身来,但家伙不离喉部三寸。

“王胖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人,他妹的不是忽悠我吧,这分明是林大傻子!他能说话,今天还得罪了你?你脑袋秀逗了吧,你看他那面瘫表情,和从前一模子印出来的嘛。你他妈敢玩我!”

罗老大约莫十七八岁,身材十分健硕,**着上身,腹部结实的八块肌肉如同钢筋浇灌,乌黑发亮,脸上一道诡异的疤痕,虽然很微小,但是正好横在两眉之间,看起来很是威猛。怪不得这几人都服他,根本不是一个吨位的。

“罗老大,我哪敢欺骗你啊,就是这小子,他能说话了!不仅在课堂上顶了我一顿,还趁机和我的小情人卿卿我我,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你给我把他打残,出了事情有我爸兜着。”

林子峰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冒头说话的王贵,王大胖子,看来果然是粘人的癞蛤蟆,有钱了不起啊?

“罗老大,这胖子还真说对了,这傻子真会说话,刚才你没看他掏钱那怂样……”鸡毛和虎子几人面面相觑,抓着面前的林子峰,定眼瞧了瞧。

还别说,现在的林子峰面无表情,眼神上翻,哪有刚才的那股机灵劲?

真他娘的见鬼了!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