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哥,他,好了?”

“没事了,刚才只是一时窒息,经过杨老师的‘治疗’已经没事了!”林子峰皱着眉头、面露苦色的回答,依旧没有脱开杨雪的手臂支撑。

许鑫都快笑尿了,这小子,你不装能死啊!

“雪儿,这小子没事了,我们回吧!”罗震抹了抹虚汗,推了推金丝眼镜,整了整衣服,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与身边乡里人之间的距离,鼻子紧皱着,似乎很嫌弃。

罗震等了半天没有回应,只见杨雪冷冷地看着自己,并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雪儿,难道你真要和我分手,刚才都是一时气话吧,再说你姑姑的商业计划还需要我家的扶持,要是你不和我回去,你姑姑那里怕是不好看吧?”

林子峰终于明白,这罗震也不全是猪脑子,还知道执行补救措施,顺带进行语言威胁,看来美女老师的姑姑肯定和罗家有牵连,也许杨雪是其中利益的受害者也不一定,不过罗震啊罗震,你可看错美女老师了。

她比你想象中的要坚强,要自立,虽然外表柔弱似水,但是内心却自有独立王国!

“你自己回去吧,我姑姑哪里我去说,从今以后,我杨雪不会承认你是我男朋友,你也别再用雪儿称呼我,原本我以为你最多只有官宦子弟恶习,可以改正。最近的一系列事情让我看透了你,你至始至终生活在上层社会,高高在上,俯视下面所有人,我杨雪虽然柔弱需要人扶,但是你这样的人,我不要也罢。”杨雪冷眼看着罗震,似乎并没有被威胁的语言打动,依旧坚持自己的原则。

许鑫悄悄地向林子峰竖起大拇指,暗自称赞,而周围的乡里乡亲也拍着手,直把罗震气得七窍生烟。

“好,好,你不要后悔!”

罗震扭头而去,轰隆声响中,“店小二”的木门作响,那是大力关合的结果。

“小样,你走的也太轻巧了些?”林子峰双目一闪,一股双修真气猛烈游动,感受着体外那一缕真气的蛰伏,心神瞬间勾起,直接将那蛰伏的真气唤醒,冲击着罗震的体内穴位。

“啊!”只见路旁气冲冲的罗震直接栽倒在地,半天没缓过来,众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正想开门去看看,没想到罗震又大大咧咧指天骂地地爬了起来,似乎在诅咒着上苍和脚下的那块土地,那情形看的众人都傻眼了,真是个极品,混账啊!

众人刚想回头,没想到又“啊”的一声,外面刚站起来的罗震又一头撞在了电线杆上,晕头转向的,半天都爬不起来。

罗震蹲在地上使劲锤了那电线杆子几下,发泄着心内的怨气,只见看那电线杆子歪歪斜斜,随风轻晃,众人还真担心会不会倒下来砸死他?

罗震也吓了一跳,直接爬将起来,哧溜溜如同兔子奔腾,一溜烟地跑了,一点没有刚才的眩晕迹象。

众人更乐了:这小子还表演起来了,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只有许鑫拿眼瞟着林子峰,那模样好像他就是罪魁祸首一般,林子峰无奈地摊着手,耸了耸肩,似乎在说不关自己的事。而身边的美女老师却一言不发,只有脸蛋上的红晕还没有彻底消去。

一方欲语还休的淑女风情!

***

“多谢大家前来,张叔,整几桌菜,今天让林子峰请大家好好吃个饭作为报答,顺便还能压压‘精’,杨老师,咱们楼上说话,我都饿了半天了,林子峰,你现在好些了吗?”

许鑫大手一挥,直接将帐算到林子峰头上,还对着林子峰挤眉弄眼,林子峰全当没听见、没看见。

“好嘞,诸位稍等啊,大丫,你上楼好好休息……”众人兴高采烈,慢慢聊起天来,而楼道旁紧挨着栏杆的林子峰却无奈地翻着白眼,看着嘴角一丝坏笑的许鑫。

“先说好,我请客你掏钱,你这个无良的官二代,就会欺诈乡野小民,我的血汗钱啊。”

“我说兄弟,这么说就不对了吧,要说欺诈,刚才你老哥的演技可不是一般的牛叉,都介于牛a和牛从c之间了。”

许鑫虽然是市委书记的公子,但是却和林子峰自来熟,一点也不拿他当外人,平常不会出口的话今天却如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全蹦了出来。

果然有些人天生就合得来,无论贫贱富贵,更何况咱们的林大官人一身阴柔气息,骨子里荡漾出来的风骚可不是谁都能看得出的,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心心相惜更是浓烈,就只差基情四射了。

两人在下面眉飞色舞,不时看着楼上扭着妖娆腰肢的杨雪,那高跟鞋触碰木板发出的“踏踏”声忽然炸响在两人耳旁,越来越重,越来越响,似乎将刚才散发的无穷怨气一刻不停地挥洒了出来。

林子峰和许鑫挠了挠头,对视了几眼,看来这次吃饭要不平静了,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才好,而林大官人内心更有些小胆怯:这杨老师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装呢?

身边的许鑫推了推他的胳臂,手掌下面三指弯曲,食指挥动做了个手枪表情。

“上吧,这次估计你要死了,杨老师现在回过味来了,可不傻了!”

***

二楼雅间,从窗口能看到外面繁忙的秋种景象,秋天原本就是收获的季节,夕阳的余晖下,山村里的农家人秋收、播种,在麦场中挥洒着汗水,脸上却洋溢着丰收幸福的喜悦。

秋天,丰收时节,只是林子峰和许鑫看着面前一杯接一杯不停歇往小肚子里灌酒的美女老师,目瞪口呆。

原来,美女老师自上楼后,一言不发,先砰砰砰拿起三小盅,倒下“店小二”自酿的高粱烧,堆在震惊的两人面前,也不去管他们两人喝不喝,自己先拿起酒盅喝了起来。

一盅接一盅,现在一刻钟都过去了,面前的酒瓶里只剩下半瓶而已。

林子峰和许鑫两人窃窃私语起来。

“杨老师没事吧,难道失恋受刺激了,不是她自己提出的分手吗?”

“林子峰,你装傻啊,老师的便宜你都敢占,她肯定生气了,再者说了,杨老师毕竟是女人,不管谁提出分手的,失恋很难受就是了。”

“你又没失过恋,呸,你小子压根就没恋过,你怎么会知晓?”林子峰反诘道,压根不承认自己的小错误。

“谁说我没来恋过,哥十岁就不是处男了,你小子懂j.b,不过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一会儿赔礼道歉,外加送老师回家,天也快晚了,老师喝的也差不多了.....”

话还没说完,那边美女老师砰的一声就倒在桌子上,面前的酒香肆意流淌,直把两人吓得够呛,慌里慌张地查看情况。

幸好,只是人醉了而已。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