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夜晚不平静。

h省城最大的休闲山庄上,上午**身躯的华少,依旧在奋力骑跨着妇人,诺大的床铺吱呀作响。

床头上方晃动的丽影压抑着呻吟,隐隐约约,而下面男人猛烈地向上冲击,喉间狂暴的嘶吼,只震得床铺嘎吱摇晃,而那妇人一阵直冲云霄的呻吟后如同泄了的皮球,光洁的身子瘫软,挂在**的身躯之上。

“废物,这就没体力了,起来,我还没尽兴呢,帮我含下去……”

窸窸窣窣的声响起,暖暖的房间满足声响渐起,只是房门却突然响了。

“谁,打扰少爷的雅兴?”

“少爷,项县市有异常,咱们的人说地下色.情交易频繁,似乎还有人在破坏我们的药品交易秩序链条,整个地下市场都乱了套了。”

“查,明天报我,我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少爷!”

依依呀呀的呻吟声又起,啪啪声不停地回荡在房间。

项县市最高的海潮娱乐会所,华丽的皮具上**着身躯的两位女子憨憨入睡,一位是玲珑有致的妇人,而一位是青涩可人的少女,金丝毛毯遮掩不住的一地春光。

只是两人的主人易少却在俯瞰着整个项县市万家灯火,手摸着身边柔软的布帘,自言自语,只是没人能听见他说的是什么,只能看到那总统套房的灯光一直亮到深夜也没有熄灭。

“咚咚”敲门声响,似乎很急,一直没有停止,这大半夜的除非有紧急情况,不然不会来打扰睡眠的。易天披上睡袍,开门,看着面前花白发丝抖动的燕老,心里一惊,难道这么快事情发了?

“少爷,下面来人了,说地下市场有大动静,有人似乎想引蛇出洞,搅乱了地下秩序,现在市区警力已经动起来了,咱们和罗家的生意要往后延一延了。”

易天长出了一口气,心似乎定了下来,只是看着燕老手中波动的区域,眼中一丝不解闪现:蛋糕还没有摆好,那人就这么快急着出手吗?

实在太小看我易家了,金黄头发下眼中精芒闪烁,竟然有丝丝血气弥漫,诡异。

项县市东湖富豪小区,一幢幢别墅在黑夜中静静矗立着,没有白天金碧辉煌的靓丽,但是光是那阔大的阴影就能让贫家子弟生出深深的自卑感。

小区第32号内,明亮的灯光下一袭丽人站定,风姿绰约,丰腴满腻,身上的红色睡袍宽窄适宜,前凸后翘的风韵流转。

只是她似乎没有睡好觉,橘黄色的灯光遮掩不住的苍白脸色,相当憔悴,旁边的沙发上一瘦削青年吊儿郎当地,金丝眼镜下的双目不停地在那丽人身上游走,眼神相当淫邪。

“小震,我家雪儿为什么要推脱好事,不是已经是你口中之食了吗?”丽人转身,苍白的脸颊微有愠色,似乎在恼怒什么?

“姑姑,雪儿太顽固,好好地市重点高中不进,偏偏要到鸟不拉屎的山沟实习,说是和死去的母亲做伴,谁知道是不是另有缘由,而且她恬不知耻,竟然和她自己的同学玩暧昧,两人独处一室,就连我还没碰过她呢,那小子也配?”青年推了推金丝眼镜,终于面向了丽人正面,赫然是罗震。

姑姑?那眼前的丽人恐怕就是美女老师杨雪的亲姑姑了。

“不会吧?我家雪儿不是那样的人,你莫慌,等我托关系把她调回市区,好好说道说道,快到嘴的肥肉怎么能平白无故让出来,你说是吧,罗少?”不知为何,这丽人突然转变了口吻,杏花般水汪汪的眼睛似乎能流淌出水来,直接倾洒在旁边的罗少身上,如同一个良家少妇突然转了性子,变成了**荡妇,甚是诡异。

“姑姑,你是想要讨好我呢,还是想要讨好我爸,还是我们罗家?要知道,我爸可是教育局长,虽然挂了个招商办公室副主任,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易如反掌的!”罗震哧哧调笑了起来,起身,竟然直接伸出手抚上丽人的小腿,慢慢向上攀岩,似乎有曲径通幽之嫌。

“讨厌,当然是讨好你罗二公子了,走,那个死鬼又不在家,小雪的事情我再尽力,只可惜我那如花似玉的侄女,啧啧……”

丽人拍掉了猴急的狼爪,直接一个白眼飞过来,不过稍后却摩挲着罗震的手,竟然直接拉着他走向大厅旁边的卧室,边走边解开身上的睡袍,将那手中使劲往下摁,恨不得揉进她的身体里面。

“呼,好软,姑姑,你果然有‘大家风范’啊,只是可惜了小雪,多好的身材,能看不能吃……”

“小混蛋,我那侄女能有我身材丰腴,床底间的事情小丫头哪懂,只要你能将我那公司起死回生,我侄女也跑不了,哧哧,好多天不见,你下面这小坏蛋也不知道想我没?”

“姑姑,你真识趣,项县市有我罗家在,保你无忧,我还可以替你引见我父亲,你要是打动了老头子,呵呵,任你驰骋,可都看你这无边风月了,我的好姑姑,啊,真妙……”

***

灯红酒绿之地,不仅滋养着龌龊肮脏之事,也洋溢着欢快奔腾之事。梳着爆炸头的小二妹嘀嘀咕咕坐在明亮的台前,瞅着对面认真努力做事的紫沐姐姐,好像突然间不认识了似的。

世事变化无常,今天的你和昨天的你仿佛彼岸的曼陀罗花,永远看不到彼此,而你自己也永远想不到下一秒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娱乐会所的姹紫嫣红埋葬了不少青年男女的节操,尤其是那种血泪交织的痛苦,没有走到那一步的是永远无法感受到的。

而自己也就是其中的一个,父亲瘫痪在床,母亲秋天刚查出尿毒症晚期,好好地一个家,被金钱折腾散了,而自己不得不辍学,以往的骄傲玩闹全部回归强颜欢笑,每天看着不同的男人在自己身上起伏,自己都感到身子肮脏,十七八岁的花季年龄,原本正是憧憬爱情的时候,可惜,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初夜的费用五千,五千块钱只够帮母亲做十次透析,而自己却根本来不及自怨自艾,就匆匆跌落了红尘深渊。幸好,还有紫沐姐姐,困难的时候给了自己信心,用自己的钱财帮助自己,每次看到父母流泪的样子都想哭,说不清缘由。

“小二妹,快来帮忙,今天我们和工人把这收拾起来,一起去找林子峰学习按摩,以后我们就有自己的家了!

小二妹愣了一下,看着明媚的冬日光线透过旁边的玻璃射向大厅,恍然间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昨天还是暗夜的灯红酒绿,今天就是阳光下的明媚。面前的工人出出进进,正在装修着大厅,白墙慢慢地抹上批灰,在慢慢凝固,变亮,贴上壁纸,整个房间慢慢变得素雅淡洁,而那制造奇迹的少年却在一旁认真的笑,小二妹从来没有发现,那少年额头的观音痣会如此的鲜艳,而忙里忙外的紫沐姐姐如同一个女主人,在端详着自己的家,幸福化成暖流从心口沮沮而下,不停息。

“小二妹,叫了你几遍了,怎么还不过来啊?”

“来了来了,紫沐姐姐……”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