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看我穿这件如何?”

冬日的黑夜,外面万籁俱寂。【官场】三楼雪月的房间内,窗帘这样了黑夜愠色,闪烁着粉红色的灯光情调下,芙蓉帐上的风月刚刚掀开一角。

刚从洗澡间出来的雪月依着房门,羞涩地抱着胸,青丝上的水珠慢慢滴落,黑色镂空大的情趣内衣下白嫩娇躯若隐若现,看上去如同一尊高贵的女神。

情趣内衣是一件黑色诱惑鲜艳的三点套装式,用黑色透明的细纱做成,运用比较原始的吊带式设计,中央对襟双开,特意做出的黑纱隆起将胸前的白腻温香展现的刚加完美,两边还故意了一点粉红色的束腰点缀,看起来黑色性感中透出一丝丝活力。下面玉房中的黑纱芳草透着红润玉房,微微露出空隙的修长美腿尽头,春色缭绕,凸起了修长溪谷。

“好看,赶紧过来,让主人我来鉴定下。”林子峰眼前一亮,*一笑,急不可耐起来。原本知性大方的雪月穿上这一套半保守式的情趣内衣,更增添了成熟性感的少妇魅力,尤其是看到那种欲拒还迎的少女羞涩感,让林子峰唇齿发干,刚才在吃面的时候就在想着这敲诈过来的两女福利大礼包,现在终于享受到了。

他原本就准备释放轩辕天行,把它当做一个安置在远处的棋子来用。雪月两女的求情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在自己的惩罚威势下两女还能做到不抛弃自己的战友,这才是有情有义巾帼女子。这一路上林子峰一直在观察着两女,到了那时才算满意,通过了自己的考验。

“主人,新月还在里面洗澡呢。”雪月虽然害羞,但是还是修羞答答地执行了答应过的承诺。腰肢轻摆,如同弱柳扶风,只是雪月看着床头林子峰看向自己的目光,顿时走的没有章法起来,感觉自己身体内潜伏的银针又开始刺激起来,行走间不少春光漏了出来,让林子峰大饱眼福。

最后到床头的这段距离,几乎是大步跨过来的,当然春光露的更多,上身波涛荡漾,下身乌黑**,桃源玉谷一清溪,分外魅惑。

“嘤咛”扑倒在被褥上的雪月被林子峰大手揽在怀中,下面昂扬利剑早已经释放出来,抵在溪水玉壶中,上身接触,丰盈水蜜桃抵着他的胸膛,很是舒适。林子峰将她那如月荧玉的脸蛋对着自己,轻轻吻了上去,如同雨落一般在柔软的樱唇上点着。

轻启牙关,追逐着香舌,香津流芳。手臂开始在温香软腻上流淌,慢慢沿着两个接触的躯体下滑,顺着黑纱内衣游弋到相思红豆处,揉捏起来,昂扬利剑不时顶一下,只是却不敢过火,他知道她创伤还没有好。

“主人,不是说不动下面嘛,那里,疼……”雪月气喘吁吁,小脸红润,别扭地在林子峰身上滚来滚去,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再次捉住逃走的香舌,纠缠起来。

“你身子不要动,要不然惹得我欲念大发,你可有罪受了,不过一会不是说要补偿我嘛,我可等着你。”说完利剑又顶了一下,雪月俏脸发白,眉宇紧蹙,惹人怜惜。

“主人,新月还没出来呢,一个人,我害怕,我怕你忍不住吃了我,我……”雪月感受着白玉胸膛上的樱桃鼓胀起来,下身舒展开来,股间正好卡住粗壮利剑,细纱摩擦利剑,分外刺激。

“小妖精,赶快,我忍不住了,先给我咬一下,要不然我说不定办了你。”林子峰低吼着,摩擦的时候欲念大发,把雪月吓了一跳。

雪月捋了捋鬓角青丝,心虚地看了哗啦啦的洗澡间一趟,又感受着下面不安分的粗大玉龙,娇躯急剧颤抖起来,看着林子峰的坚决眼神,咽了咽香津,点了点头。

林子峰大喜,松开了她,仰在床头眼睁睁地看着雪月,雪月粉颊羞红,玉指下移,颤抖地掏出玉龙,再次感受着那两手难握的粗壮,咬着樱唇,如同美女蛇一样,悄然滑到下面,看着斗志昂扬的粗大利剑,嘴唇张的大大的:这么大,要死了啊!

“雪月,还等什么!”林子峰禁不住颤抖起来,看着玲珑有致的娇躯匍匐在自己脚下,一种自豪感油然而起,尤其是对面洗澡间还有一个佳人在沐浴娇体,等着为自己绽放,利剑就又壮大了一分。

一柱擎天!

“啊,又大了”雪月这是第一次仔仔细细观察着捅入自己的利器,那种死去活来的疼痛和舒爽两种感觉在体内交织,她感觉自己下面芳草又被打湿了。

双手紧握,樱唇下移,轻轻舔着那剑丸,剑筋凸起,没有丝毫的异味,光洁晶莹。慢慢往喉中输送,硕大的龙首一点一点没入红唇,林子峰看着雪月的妙目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眉头因为粗壮而紧皱起来,更增添了无重刺激。

喉间的温润让利剑更加勃发,林子峰禁不住开始挺动起来,此时的雪月经历了新手的涩嫩,已经能很好地控制力度,握着粗壮剑身,螓首卖力地疯狂扭动起来。

“哦,爽,雪月,你这小嘴,太妙了……”

爱人的赞赏就是最好的鼓励,雪月已经放弃了羞涩,慢慢沉醉到服侍的快乐之中,小香舌如同灵蛇,舔、吸、抹、点……多种技艺开始在喉间变换起来,欲海翻滚。

两人根本不曾注意到洗澡间的水流早已经停止,一道丽影看着陷入疯狂**中的两人,身体都瘫软起来,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保守的蕾丝内衣,不服输的目光闪烁,直接回到了洗澡间,将刚才那件开放的令自己都脸红心跳的情趣内衣拿在了手中。

“姐,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哦,太爽了,雪月,你果然很有天赋……”林子峰说着羞人的话语,不由自主地将手移到她的螓首上,慢慢地往自己的利剑下压去,一上一下,深喉间的温润让他舒爽地直接飞上了天,看着雪月撅起的翘臀,羞红的脸颊,闭目享受起来。

“主人,还有我,还有我……”

不知不觉床上多了一个娇躯,林子峰睁开眼,看着床头边缘,以金鸡独立的姿势高举着一只美腿的新月,笑了。

新月的小脸粉扑扑的,白暂的脸蛋上就像打上了一层腮红,娇躯上披着的巴掌大的情趣内衣让林子峰呼吸急促,利剑又大了一分。

低胸v领的紫*趣内衣,颈后系带,突出完美的颈部线条。柔软的透纱质地,上身豪华抽褶式设计,紧贴住性感的身体,华贵妖娆;最令人亢奋的是下面芳草幽谷,仅有一根紫色细绳穿过红艳艳玉溪,卡在桃源圣地中央,尤其是金鸡独立的姿势,更是将溪流动人的玉谷凸显了出来,这真要折磨死人了!

“新月,你真是个小妖精。”林子峰喉结抖动,嘴唇发干,这个新月果然生性活泼。雪月叼着剑丸,听到话语声,睁着迷茫的美目才发现新月已经站到了床头,正以一个羞人的姿势释放着女人的魅惑。

“啊”瞠目结舌,嘴都合拢不来,这还是自己的小姐妹吗?

香国竞艳!

“你们两个一块来,这次换个花样!”

林子峰指了指下身利剑,有指了指她们的翘臀,眼中的捉狭意味十足。

雪月新月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无边羞意,不过肚子里已经种下了他的种子,床底间还讲究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下午的时间已经看过了,再说两女从小一起长大,现在有机会共侍一夫,也算是天意使然。

两女赧然不已,不过终究抵不过林子峰的威严是,身上的禁环慢慢露出,刺激着娇躯。翘臀一左一右,呈现在林子峰的面前。

柔嫩纤手紧握降魔玉龙,林子峰看不清感受到两条小香舌在剑身上下游走,身体顿时震了一下,爽!

左面雪月翘臀如同一方银盘圆月,下面包裹玉谷的黑纱已经被沁湿,露出湿漉漉的纱巾,凸起的玉肉被黑纱网格显现而出,曲线毕露,**香艳。右侧新月那里玉谷红润,芳草稀疏,中间的沟壑中紫色细绳穿过玉肉,小红豆才露出尖尖角,光洁的玉谷暂时没有溪流,红艳美菊更是粉嫩异常,一松一紧都在绽放着花朵。

双手搭上**,顿时雪月和新月呜咽一声,娇躯抖动了几下,似乎承受不住抚摸,不过却不敢移开,小香舌已经在翻卷着玉龙,交替吮吸,将自己的后方留给了心爱之人。

林子峰叹息了一阵,若是姿势方便,他肯定会吮吸着对玉房,只是现在很不便利,只好先用手逞下威风。

“我再给你们医治一下,要不然我怕你们呆会承受不住!”

真元在指尖跳舞,灼热一片,左右手开始往下移动,滑过红颜美菊,到达了芳草玉谷,雪月的芳草要比新月的多些,看起来丰腴多汁,摸上去很有肉感。不过新月的晶莹如玉,稀疏的芳草只是玉石的点缀,不过两者都肿了,似乎在展现着下午山洞的战绩。

“呜呜……”

两女感觉自己的下身似乎被火灼烧了一样,手指在玉肉上翻滚,摩挲,在深处搅动,在小红豆上揉捏,手指所到之处,玉肉开始温烫,渐渐地火辣辣的疼痛一点点消失,消失……

耳旁又想起了两女蚀骨魔音,而屋内一侧的沙发上小黑小白吞吐着空气中的**气息,粉红色眸子闪闪发亮。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