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1999元,不刷卡,交钱,不谢,走好!”

新月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一男二女,鼻头哼了一句,似乎十分不屑,最后三个词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个比一个气势昂扬有力,尤其是最后面对林子峰,嘴角更是向上撇了一下,挑逗意味很浓,很浓。林子峰笑了一笑,并没有在意,把新月自己气得够呛。

身边春潮过后的洛水粉颊殷红,春水余韵回荡,柔软身段弱柳扶风,听到新月的声音原先垂起的螓首垂了起来,害羞的神情开始晃动了起来,好像是微有涟漪的湖面骤起波澜。不过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眼中骤起光芒,看着两女嘴角升起一丝玩味。

“新月,不要说了!对不起,她就是小孩脾气,这是你们的内衣,五百……五百元。”雪月拍了拍新月的头,像哄小孩一样,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一旁似笑非笑的林子峰,脸色有些滚烫。

“姐,他们在试衣间……哼”新月似乎是小孩心性,尤其是看到可恶的少年,举了举小拳头示威,顿时美女老师和洛水脸色殷红如桃花,不由自主地白了少年一眼,心底都在埋怨他的急色:被人看破了吧!

林子峰前世修炼的脸皮有城墙拐弯那么厚,再加上这一世两世磨练的脸皮已经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外加死猪不怕开水烫。尤其是面前四个女人都是自己的,只是她们彼此不知道,或者已经有所察觉,尤其是精明若狐的洛水,只是都没有点透。

林子峰眼角的暧昧开始在眼角流转开来,看着如同小母豹子的新月,和柔情万种的雪月,再看着娇憨温柔的美女老师和妩媚动人的洛水,只感觉人生带他不薄。

“新月,住口!”

雪月有些焦急,偷偷看了少年一眼,赶紧将手中的内衣给三人递出去,拉扯着新月的藕臂,似乎生怕她再出言不逊。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是看到少年那双清净如潭的眸子,身体都软了起来,一种很古怪的无所遁形的感觉,似乎衣服被扒光了的错觉,很是羞人。

就在此时,林子峰微笑上前,搂了搂雪月和新月两女的腰肢,众目睽睽之下不顾两女的挣扎吻上了额头,滚烫的温度烙印在额间,似乎在宣告自己的主权。

“过两天去我家,见我父母。”

三楼零星的客人顿时一片哗然,只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有人认出林家少年,也不敢相认,不过嘴角的八卦却悄然流传。

“你………你……真讨厌。”新月抹了抹嘴唇,雪月柔情万种,偷偷将他的手带到了小腹,感受着温热的抚摸,顿时眼角带笑,刚才的一丝委屈瞬间烟消云散。随后一双小手在下面狠掐了他一下,不过嘴角漾起的笑容如同春风拂面,看得让人沉醉不已。

美女老师睁大了眼眸,直接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扭头瞅了瞅嫣然一笑的洛水,似乎明白了什么,心灵上的那根羞涩的绳弦瞬间震荡,破解了原先的迷惑。

“原来我也和她们一样,真是个小混蛋,招惹这么多女人,我该怎么办?”美女老师眸光转动,只是去被少年拽了下去,只是身后的洛水突然握了握握紧了两女的玉手,舌尖轻吐,直接令两女当机,呆愣当场,半脸不知道动弹。

“你们好,我是林子峰的未婚妻,也就是大妇,以后床上多亲近哦。”

前面的少年脚步瞬间踉跄了一下,这个妩媚动人的大姐姐,这是要闹哪样?

不过,粉红后宫的建立至此已经开始拉开了帷幕。

年味浓郁,街上鞭炮摊铺的吆喝声时起彼伏,摊位鳞次栉比,摆满了整个l形街道。林子峰落在后面,将身上的衣物袋子、瓜果蔬菜、调料干货等物品挂在身上,瞅着前面牵着手的两女,脸色发苦。男人果然是一个高轻度劳累的附庸物种,天生给女人打杂的。

“小情郎,走快些,这有特制调料大红袍,雪姐姐说咱们回去煮火锅吃,再买上些陈酿,晚会我们陪你喝,而且还有大大的福利哦。”洛水回眸一笑,看着面带苦色的少年调戏道。

“什么!那赶紧买,赶紧买,太阳都快落山了,嘿嘿,先说有什么福利?”林子峰一听无精打采的清扫一空,看着耳垂粉红的美女老师,悄然走到两女中间,轻嗅了一口香气。

“我刚才和雪姐姐商量好了,回到教师宿舍后,我们决定在房间不穿任何衣服,嘻嘻,这福利大不大?”洛水轻轻将螓首搭在林子峰的肩上,往她耳朵了吹了一股热气,幽香扑鼻。身边的美女老师似乎有些不习惯,粉颊殷红的几乎要滴出水来,只是垂着头,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她此时的容颜。

“大,太大了!”

林子峰浑身激灵了一下,喉间咕噜几声,咽了几下口水,既是被着小妖精的迷惑的,也是被这福利诱惑的,想想两个身姿绰约,凹凸有致的娇躯浑身不着片缕在房间内走动,下面的小和尚顿时倔强地探出了头,再也不肯消下去。

“呀,小弟弟,你硬了!”

洛水顽皮地伸出了玉指,直接摁住了下面的翘起,笑语盈盈,美女老师听着两人的调笑声,一脸迷茫地扬了扬头,等看到那骇人的凸起,顿时愣了一下,红晕扩散。

“妖精,赶紧走,回去!”林子峰赶紧用衣服遮挡了住了下身的变化,拍了拍两女的翘臀,别扭地走了回去,心中欲念开始奔腾。

晚上七点,教师公寓,烛光晚餐。

桌子中间的小火锅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里面蔬菜肉质被汤煮沸,卷曲起来,白色的瓷杯中酒香四溢。

林子峰左手搂着美女老师,右腿上坐着洛水,两只手分别伸进两女的内衣中,体味着不同的风情,一个硕大圆润,一个坚挺温香。

两女身上只有薄薄的内衣,下面是上午刚买的情趣内衣。洛水的是系带式镂空内衣,下身红润玉谷只有一根透明的黑色系带穿过,上面的小荷裸露着,摩擦着他的腿弯。美女老师的相对保守,连体式薄纱内衣,粉红色泽将美女老师的娇躯衬托的凹凸有致,上身的硕大木瓜撑着,结出沉甸甸的果实。只有下身的幽谷芳草闹不住寂寞,透过粉纱摇头晃脑起来。

此时,曲线毕露的美女老师按照少年的示意夹菜放进他的嘴里,洛水则不时的端起小酒,一小杯地喂着少年品味着陈酿醇香。

醉卧美人膝!

“小老公,舒服不舒服?”洛水**摩擦着大腿,纤纤玉手按摩着身体,娇躯上红润异常。美女老师更是羞涩地说不出话来,这已经是她的最大尺度了,要不是洛水说服了她,估计她早就蒙上被子,堵住耳朵睡觉去了。

“太舒服了,两位姐姐对我太好了,不过还有更舒服了,你们要不要?”

林子峰双手抓住美女老师订的两个大白兔狠狠的揉捏了起来,将一颗红樱桃紧紧的含在嘴里,另一颗红樱桃则被他用手指不停的拨弄着。同时将身下的巨龙释放出来,鼓涨的尖端开始有力地挺起,擎天而立,十分矫健挺拔。

“不要!”

两女看的羞红,嘴中开始呢喃起来。

只是随着美女老师胸部沦陷,她直接嘤嗡一声已经抱住了林子峰的头颅,将他摁向柔软的木瓜,似乎想将他完全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

洛水这个小妖精则了舔小香舌,玉手移动,一把拽住了昂扬利剑,瞬间将玉龙吞吐喉间,细长的津液丝线开始弥漫,林子峰舒爽无比,下身进去的温润环境差点让他缴械投降,舒爽感骤然升腾,**在燃烧!

“呼呼”

眼前的两女就像是最猛烈的春.药,鼻尖吸进的气息都带着股股幽香。林子峰忍住在口中爆发的快感,瞬间起身,长吸了一口气,一把将羞涩的美女老师按到在自己的腿上,掀起她粉红色性感内衣,照着**狠狠的揉捏起来,在手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右手顺势一拉,薄纱内裤被扒了下来,露出里面白皙粉嫩的皮肤,看着仿佛白馒头一样的嫩肉,林子峰毫不停歇释放巨龙,直接将美女老师抱起来压到椅子边上,对准臀*隙就压了下去。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呻吟,看的洛水面红耳赤,不过她也没有闲着,用自己丰满的娇躯摩擦着少年的身体,紧紧贴着,耳鬓厮磨,饱满晶莹的水蜜桃晃动着,在少年背后用红色樱桃画着圆圈。

林子峰双手握住美女老师饱满的胸脯,腰部用力对她一下下冲刺着。杨雪伸长白嫩的脖颈大声的娇吟起来。毕竟已经**相见,在林子峰忘我的冲刺下她再也不用控制自己的感觉,忘形的叫着、喊着、呻吟着……

“小老公,我要,我也要……”不知道冲刺了多久,变换了多少个姿势,怀中的美女老师已经被揉成一滩春水,鸣琴软玉发挥到极致,后背的洛水早已经春情爆发。

实际上每一次撞击三个人的肌肤都在接触着,最后背后摩擦的洛水再也忍受不了空虚的滋味,看到自家雪姐姐已经没有动弹的力道,顿时转到了前面,解下那一条黑色丝带,顿时一片没有丝毫杂草的芳谷显现出来,清水般的溪流从细缝中沮沮流淌,后面粉嫩美菊一开一合,似乎想迎接玉龙的纳入。

“噗”林子峰将巨龙分身直接压向红艳美菊,一丝丝破入。洛水倒吸了一口气,虽然不是第一次采摘美菊,即使已经有所准备,洗澡时特地清理干净,但是那硕大的捅入还是让她分外疼痛,不过好在润滑给力,慢慢地就没入了,也更加刺激。

“动动,动一动……”不一会儿就感觉分外美妙,炽热的分身在后面滚动。

“爽啊”双手无助的扶着桌边,摆成一只马的造型,任由少年在她的后面进进出出,驰骋万里。她紧咬着嘴唇,只是还是控制不住地发出了十分诱人的呻吟。

“啊”

不知道冲刺了多久,洛水的娇躯一颤,双手的力气仿佛失去了,整个人变得软绵绵的,沮沮精华播撒,这剩下娇喘声阵阵。

“洛水姐姐,还没完呢?”林子峰抚摸着巨大的分身,将她和椅子上的美女老师一块扛起来,直接抱在了床上,压了上去,桌上的蜡光早就开始摇曳,照在滚烫的热锅中,氤氲着七彩水汽,电暖扇早已经呼呼启动,房间的温度似乎开始沸腾。

床上,洛水的一只**已经被林子峰抗在肩膀上,她微微侧着身,林子峰猛然一动,充满的感觉从下身传来,她忍不住开始啊呀一声呻吟了起来:“爽死了。”

洛水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还拼命的扭动腰肢,双手紧紧的搂着少年的脖子,吼道:“用力,用力啊。”

林子峰也进入到了**勃发的阶段,倏地将洛水的双腿全都抗在肩膀上,然后半跪着开始发力,腰也像装了马达一样,开始不停的发力,发力,如同勇往直前的勇士,挥舞着长枪,冲击,冲击!

两个人浑然忘了时间,最后刚苏醒的美女老师也被重新拉入了战团,鸣琴软玉让美女老师的身体如同面团,被揉成了各种羞耻的姿势,有时候双人玉谷重叠,林子峰在紧贴的玉谷中摩擦;有时候两人玉足齐心,摩挲玉龙欲吐珠;有时候***合力,双猿枹树……

战场从桌边到床上,每个人都在不停的索求着,叫声,呻吟声,撞击声,木床摇晃的声音,还有拍打娇躯的声音,成为整个房间的主旋律,一直在回响。

最后林子峰将所有的床技和部分虐技走在两女的身上轮流使用了几遍,他就像是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蛮兽,在**的海洋中乘风破浪,就这样一遍接一遍鞭挞着来两女,一对耀眼的鸣琴如同鲜花一样在这夜彻底绽放,姹女元髓和鸣琴软玉被交织使用,直到三人全部瘫软,床上彻底安静下来后才作罢。

前半夜妩媚风流!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