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一点多,林子峰站在木门旁,仔细端详自家庭院,满面笑容。

新贴的大红春联和艳丽年画给沉静的院落平添了几分活泼与热闹;窗台上的纸栏上装饰上了五彩缤纷的窗花,容光焕发,换了新颜;西间旁澄黄的玉米整齐地码在木架上,似乎在诉说着今年丰收的喜悦;木门前盘根错节的老树只剩下树干和树枝,不乏苍凉、坚毅之美;远处孤单寂寥的墓山依稀可见残雪片片……

过年了!

心底所有的杂念全部抛去,林父林母在灶房下着饺子背着饭菜,准备着邻里乡亲的往来拜访,听父母说这叫做“别岁”。往年来他家“别岁”的人很少很少,屈指可数,毕竟十四年来林家有他这个傻儿子在,所有人都不想来触霉头,除了村头的老村长两三年来一回,很少有人来林家联络感情。世态炎凉,农村人都有些小农意识,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的人很难入得他们的法眼,现实就是如此。

只是今年注定不同于往,从这些天林父外出就知道,往常很少打招呼或者干脆谩骂的少数村民竟然开始称兄道弟起来,在农村论资排辈就是看得起你,这就是在攀亲戚,有些关系甚至是从七大姑八大姨中转出来的。

村民如同扑火的飞蛾,对林家趋之若鹜,主要是林子峰衣锦还乡的动作太霸气,太震撼,水晶银色的雷克萨斯轰开了小山村几十年的寂静,也轰开了人们对林岚父子的隔膜。尤其是紧随其后的第二辆墨绿军车再次轰开人们的视界,而这次的目的地仍旧是林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雪亮的,所有人都知道林家要发达了!

“今年,不知道会来多少人,我很期待!”林子峰静静地看着木门上的倒“福”和两侧春联,嘴角曲线上扬。

“爆竹生生辞旧岁,凯歌曼舞迎新春。”很俗的一对春联,但是蕴含着人们对新年的美好祝愿和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踏踏踏……”

天上的雪花小了很多,一片两片三四片飞入积雪堆中,突然门前的道路上传来了稀疏脚步声。

“来了。”

林子峰眯了眯眼,运极目力,看着远处第一个“别岁”的来客,果然不出林父林母所料,林老头。只是今年不是他一个人来,身后一丈远处一男一女挽着手漫步走来,看上去很是般配。

不过林子峰心中却暗笑了一声,嘴角露出嘲弄神色。女人身上的粉色马甲将胸脯衬托着硕大饱满,沉甸甸的如同木瓜果实,里面套着白色羊毛衫,纤细的腰肢衬托出身姿的伶俜有致,没有一丝冬日的臃肿。下身蓝色牛仔裤被一双修长的美腿剪开,粉红色尖头靴子踩着侧面的积雪,吱呀作响,别有一份韵味。

这女人赫然是小婶子。不用说,他旁边的是狗叔,林老头的儿子,满脸的褶子,看起来倒像是林老头的兄弟。

林子峰鼻头哼了一句,这就是两头禽兽啊。若没昨天小婶子的哭诉,他根本不知道,林老头和煦的笑容下竟然隐藏着父代子行房借种的念头,还有这狗叔为生子大开家庭暴力威逼,简直不是男人,想儿子都想疯了!

“大孙子,你还在门口等着,别冻坏身子了。你父亲上坟回来了吧?哎,好久都没有去看过老哥了,开了春之后我就带壶酒去瞧瞧他,要不然他在地下肯定会寂寞的。”林老头不愧是村长,客套话都能从死人入手,可惜对林子峰无效。

“鬼才是你大孙子,败类,渣滓。”他看这两张褶皱的菊花脸,顿时有些恶心,看着后面小婶子的娇艳容颜才堪堪抵住喉中泛起的呕吐。

“大侄子,昨天还听笑你荣婶子提起,说你已经给她安排好了工作,过完年就能过去,不错,真有出息,不知道你那招不招保安,工资高不,我能去不能?你不知道跑零售太累了,赚的钱也少。”狗叔松开了小婶子的胳臂,满嘴抱怨起来,看着林子峰小眼睛中金光闪闪,似乎找到了金主。

“就你这模样,这身板当保安?这不是寒碜人嘛!”林子峰心内暗骂,脸上却笑容满面,看着一眼垂着头的小婶子,推脱着。

“狗叔,不是我拒绝,而是这店是我干姐姐包的,她那是美容店,进去的都是女子,连保安都是女的,让荣婶婶一个人去就很吃力了,毕竟不是亲姐姐,咱也不敢要求太多。你看这样好不好,等到了城里,我帮你问问其他认识的哥们,咱一块走,到时候我给你介绍认识,他们都是挣大钱的人!”林子峰不大不小地抛了一个诱饵。

“好,好,大侄子果然够意思,爹,咱走,去和林大哥喝一杯,生了个好儿子啊。”狗叔感激涕零的,身前的林老头也是双眼放光。钱,谁不喜欢,谁嫌多的烫手!

林老头和狗叔一前一后走进了林家大门,身后低头一言不发的小婶子刚想从身旁经过,林子峰的咸猪手就摸了上去,抚在那丰满圆润的翘臀,中指顺着细长的沟壑延伸了过去,往里摁了摁,摩擦起来。

“啊?”

小婶子惊叫起来,瞬间捂住了樱唇,只是还是惊动了前面的林老头和狗叔,两人都疑惑地回转了头,似乎想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小荣?”

“没事,不注意踩了门槛一脚,没事。”

“哎,这都不让人省心,这可不是自己家,丢人啊!”

“对不起……”

林子峰早已经抽出了作怪的手,对着惊慌失措的小婶子歉意地笑了笑,对前头抱怨的两人更加怨恨。

“踏踏踏……”

道路上又响起了脚步声,不过这次不是稀疏几个,好像是一群人,积雪吱呀的践踏声,由远及近而来,熙熙嚷嚷声也传了出来。

林老头一看,面色一黑,身边的狗叔直接叫喊出了声,似乎感觉很不可思议。

“啊,村头苏大哥也来别岁了,他不是一直不待机大侄子家吗?”

“还有赵家婆娘,小时候大侄子打死了他一只母鸡,唠叨了十来年,竟然也来了……”

“还有王婶子,一直和林大哥争一块地,不肯松手,非说是林一给她家看的风水宝地,她,她也来了……”

“……”

“这,这,这到底怎么了?”

狗叔指着远处的黑压压的几十号人,手指颤抖起来,身边林老头的脸更黑,嘴里吐出的话一阵见血,林子峰感觉很贴切。

“一群狗屎。”

林老头说完就拽着狗叔气呼呼走了。

“婶婶,晚上来找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林子峰转身,看着如同小鹿般惊慌的小婶子,在她耳旁咬了轻轻舔了一口。

小婶子顿时夹紧了双腿,落荒而逃!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