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外面有人!”\\r\\n林子峰猛地一巴掌往丰满的屁股上拍了过去,直接抱起那软绵绵如同一滩春水的白肉,下身仍旧紧紧连在一起,从床上站了起来,边往门口走边冲击,契合的更加深入的胯下长剑差点要了美妇的命,身子有气无力的,幽洞却疯狂应门纳客,迎合着少年的冲刺,但是小嘴却不敢再发言,她知道这是少年对她的惩罚!\\r\\n结界动了!\\r\\n林子峰密布的结界他自己知道,脱胎于《琅琊春典》的阵法与自己的真元息息相合,能隔音格物,若有人接近结界的方圆十米之内,他会率先感受得到真元*动,那是结界发出的提示能直接冲击着丹田莲花,促使全身真元震动,发出提示!\\r\\n林子峰抱着美妇躲在门口,下体快速汲取着阴髓,眼中透视慢慢开始,瞳孔深处的镜湖中倒映着外面的影子,果然发现了端倪!\\r\\n门口,一个黑衣人在悄无声息地行进,手中的匕首不时晃荡着明亮的光线,走廊中一片黑暗,他似乎正在搜寻一间间的房间,估计还有两分钟就要到罗震的主卧室。往远看,外面的保安已经被悄无声息地抹了脖子,一个个如同死虫一样,倒在了别墅内外,没有一个活口,保安身下的血迹只有短短的小片,连手中的枪械都没有使出,可见杀手的出手速度很快,狠毒凌厉!\\r\\n“若不是刚才的杀手回来报复我,就是来找你的,罗震,罗二公子!”大脑迅速转动,分析排除着种种可能,最后只有两种结果,看着床上沉睡的美女老师,心中的那根弦蹦了起来。\\r\\n林子峰并不担心,现在敌明我暗,他完全有几乎出其不意地干掉他,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以上,不过他并不想,他要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r\\n忽然间,他眼睛一亮,怎么把这两个小东西忘了!\\r\\n“嘣哒”\\r\\n手指打了个响指,原本仍在床头上的衣服快速地窜出来两个小东西,小黑小白,美妇迷醉的目光一瞥间地下筷子粗细的小蛇,顿时下意识尖叫起来,身体剧烈抖动,可惜被林子峰死死攥住了水蛇腰,下体产生的快感快舒服死林子峰了,可惜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r\\n“闭嘴,小黑小白,交给你们了,毒晕他!”\\r\\n小黑小白睁着粉红色的小眼睛,轻轻点着三角蛇头,口中的红信子则贪婪地吸收着空气中的**之气和血腥之气,在林子峰目瞪口呆的感觉中,结界中所有的斑杂气息顿时一扫而空。\\r\\n“没想到你们这两个小东西还有这项能力。”\\r\\n林子峰眼睛亮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些气息对小黑小白有什么作用,但是看它俩摇头晃脑躯体交织的样子,林子峰将心重新放到了肚子里!\\r\\n“上!”\\r\\n林子峰在旁边埋伏策应,以防万一。\\r\\n不过这并却不耽误凌虐美妇,最后一波冲击要来了,绝对品质上乘的阴髓,他舍不得放手。还有他发现这美妇身上的肌肤光洁滑溜极了,绝对是上级品质,原先鞭笞的印记只剩下细细的红印子,看来禁环对身体的温养很有效果,互利互惠!\\r\\n美妇*的嗷嗷直叫,只是却被少年一手捂住了嘴,只好在他身上半意识化地扭动起来,头疯狂地摇动,搂着少年的脖颈疯狂抽动,幽洞疯狂地吮吸着巨龙,根本没有在意外面的人正在轻轻地敲着。\\r\\n“啪”\\r\\n卧室灯光按钮顿时被林子峰弹指压下,房间内一片黑暗,小黑小白的眼珠开始幽幽发亮起来,林子峰一边做着剧烈动作,一边观望着那黑衣人的踪迹。\\r\\n只见黑衣人已经到了房门,匕首在门缝中一划,只听啪啦的金属折断声响起,削铁如泥,然后猛一推开们,身形如同过一只翱翔的燕子,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r\\n黑暗中,一左一右护卫的小黑小白,听从少年的指挥直接朝着黑衣人袭来,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正是蹦跳中旧力用完,新力未生的时候,于是,黑衣人肢体瞬间抽搐麻痹,匕首咣当掉在了地上,不明不白地就昏迷了过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黑暗中,林子峰转了转眼珠子,瞳孔深处倒映着罗震和黑衣人的轮廓,计上心来。\\r\\n“罗二公子,不要怪我心狠,我要是不收拾你,下一次你绝对不会放过我,只能怪你倒霉,我没有空在和你纠缠了,你也注定只是一块绊脚石,就让你为我做一场贡献,让罗家乱起来吧,让整个项县市都看起来,我才能浑水摸鱼啊。等风波过后,这个世界才能平稳,不要意思,那就麻烦你去死好了!”\\r\\n原本林子峰还抱有一丝幻想,不忍心伤人性命,不过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就像是一个煽动翅膀的蝴蝶,让他的心在转瞬间就起了波澜,他不想重复前世深宫大总管那最后的斩首结局,那样太凄惨了!\\r\\n他要将一切扼杀在萌芽之中,原本是想让黑衣人出口道出实情,现在也不必了,拿他作饵再合适不过,简直是天赐良机。只是间接帮助了易天,这让他心里有些小不爽,虽然明面上两人是盟友,但是自己的确实势力太小,而权贵世家子弟最不缺的就是心计,不是每个人都像罗震这么将嚣张跋扈摆弄到明面上的,那是典型的败家子弟,活该被枪打出头鸟!\\r\\n“啪嗒”弹指间灯光回复明亮,小黑小白从黑衣人身上游动游了过来,漫过脚弯顺着少年的腿就爬了上来,经过美妇的山峦起伏,渐渐地从美妇玉背上起来,吐着红信,似乎在汲取着**气息。\\r\\n“呜呜……”\\r\\n怀中美妇的躯体感受到背部一片清凉,扭动的越发剧烈,只是迷离双眼一瞥到自己肩头,顿时吓的全身瘫痪,连动也不敢动,身体缩进,原先昏迷的意识竟然完全清醒了起来。\\r\\n“啊……蛇……蛇……”\\r\\n“不许叫,它又要不咬你,小黑小白,先下去!”\\r\\n林子峰发现,经过刚才的插曲,美妇下面的小嘴吮吸的差点让他爽上了天,不亏是美女美妇,比起青涩小女生身体成熟太多。林子峰想通了事情,顿时放开了心思,按住美妇的身体抵住后面墙壁,扶着美妇的臀部,猛烈地一下下在她体内来回挺送,冲刺起来。\\r\\n林子峰和美妇的交合处发出“吧唧吧唧”的撞击声响,林子峰像拉风箱一样上下挺动屁股,快速奸淫着美妇。\\r\\n“啊……我……又……泄……了……”美妇的娇躯振动着,最后的**让她立刻泄了出来,美妇闭着眼睛,感受着利剑在她小腹里蹦跳舞动,那发热的剑丸不断地触着她滑溜的花心,挤压的她幽径的汁流就像高浓度的黏腻花蜜一样,从她那高高抬起的臀沟中滴落在地上。\\r\\n“嗷……”一轮猛挺之后,林子峰感到下体有一股热浪袭来,然后感觉包围他利剑的美妇肌肤抖动起来,下体开始剧烈收缩,少年气息呼哧呼哧的,也差不多到了最后时候,亢奋的挺直了巨龙,就像示威的雄猩猩般吼叫着,第三次将子弹完全射了出去,可见少年的勇猛!\\r\\n持续有力!\\r\\n美妇仍然高翘着丰臀,她的头用力扬着,湿乱的头发遮掩着她半边的俏脸,滑嫩修长的双腿缠着少年的腰腹颤抖着,白色的液体涌出她的花道口,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滴落在地上,目光望着卧室中的修罗血场,请**弥漫,只是原本即将偃旗息鼓的呻吟声瞬间高亢,尖叫不止!\\r\\n“怎么了?”\\r\\n少年还以为操的她真的脱阴了,但是感觉出这次出来的阴髓并不多,身体元气也在禁环的温养淬炼下渐渐改善,并没有不好的什么征兆,怎么回事?\\r\\n“啊,姑姑……小黑小白……子峰……是你……你们……你们在干什么?”\\r\\n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柔媚声惊醒了沉沦在**中疯狂的男女,林子发终于明白了杨家美妇为什么这么激动,原来美女老师突然醒了过来,肯定在看着疯狂“战斗”的两人,可惜现在明显不是好时候!\\r\\n“呜呜……小雪不是你想的……啊……我要死了……飞了……”\\r\\n无比羞愧的杨家贵妇经过**和心灵的双重打击终于发出高亢的呻吟尖叫声,沉沉地昏迷了过去,只留下发泄后酣畅淋漓的少年,转身,对着无尽迷惑和羞怒惊讶的美女老师,深情款款。\\r\\n“雪儿,你醒了,我想你了!”\\r\\n分针往后拨动了三个小格,此时在罗震的锦瑟大床上,林子峰早已经“鸠占鹊巢”,将先前怀中瘫软成水的杨家美妇摆放到一边,搂抱着浑身喷香的美女老师开始絮叨了起来。\\r\\n美女老师的脸色从惊讶到疏解,从羞愤到红润,最后从沉重再回到暴怒,尤其是听到罗震和自家亲姑姑合起手来给她下套,挖了个坑往里跳,还有想起罗震那肮脏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揉捏,她就怒焰狂躁,一脸的后怕,玉手揽紧衣服,紧紧拽着林子峰的手,贝齿紧紧咬着红唇,气得身躯发颤起来。\\r\\n自己的亲姑姑和前男友蛇鼠一窝,联合背叛,这打击太大了!\\r\\n“贱人,贱妇,活该被草,子峰,谢谢你!”\\r\\n美女老师看着一旁瘫软的姑姑,一脸的愤恨交加,怒气冲冲说出了人民教师很少说的粗话,可见她的心情有多么悲伤。\\r\\n不过望向少年的脸却是无比深情,只是羞涩地感受着少年身体的强壮,身体中原本被真元吞噬的欲香似乎有点燃的趋势。玉手在林子峰的胸膛上画着圈,大眼睛闪闪发亮,充斥着感激之情。\\r\\n“对我还客气什么,谁欺负我的心肝宝贝,谁就是我的敌人。”\\r\\n林子峰抱着美女老师纤细的腰肢,下身蠢蠢欲动,不过由于刚才已经发泄了**,虽有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感觉,他现在享受的是两情相悦的浓浓爱欲,和刚才的*有着天壤之别。\\r\\n“他,还有他,死了吗?你会不会坐牢啊!”美女老师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罗震,神情有些忿恨,又有些焦急。\\r\\n“坐牢,开玩笑,放心吧,感动我的女人,这要付出代价,美女老师,赶紧起来收拾踪迹,这地方不能呆了!”\\r\\n此时罗家大厅的中央舞台上,器宇轩昂的罗霸天正等着主持人宣读订婚宴流程,身边端坐的是今晚的女主角,观音美人延小琼,不过她现在换了一件青色水荷的晚礼服,将古典婉约气质和现代奢华设计融成一体,如同花中翩翩起舞的仙子,只是脸蛋上的笑容有些勉强,眼神在下面游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r\\n“小琼,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好,不舒服吗?”罗霸天握了握未婚妻的手,目光放在下面百十位宾客上,眼神关切问道。\\r\\n“没事,心里有些不舒服,总感觉要出什么事情。”\\r\\n实际上观音美人只是随口应付,心里不舒服是真的,现在仍能想到自己珍藏了十八年的红梅傲果被那小子赚了便宜,想起下腹那种陌生而刺激的冲动,就心神悸动,身体发软,修炼的心神镜湖上波澜起伏,浑然没有了原先的云淡风轻,脸色越来越红润,几乎要滴出水来,刹那间明艳动人!\\r\\n“啊,安心在这做着,我去找大师推演一下,正好马上轮到授礼环节了!”罗霸天安慰了她一两句,眼光不动声色地开始搜寻着老和尚和小和尚的背影。等他远远地看到两人身影时,差点没乐出来,这大师真是不拘小节啊!\\r\\n此时,大厅旁侧酒宴上,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抱着香槟瓶子猛吹,金黄色的酒水咕噜噜地灌入两人腹中,两人喝的满脸红晕,不时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周围的宾客,生怕被人抢了似的,尤其是老和尚,一手抱着酒瓶,一手拿着猪蹄,那还有佛门高僧的形象!\\r\\n“师父,咱们是不是太高调了?你看,周围人都看着咱们呢,文师伯可常教我要谦虚低调,咱咱们大吃大喝是不是对佛祖不敬啊?还有师父,咱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啊,你只和我说有好吃的好喝的。”小和尚倚着酒架,晕晕乎乎的憨态可掬,手中的鸡爪子挥舞着,满嘴流油。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