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姐,刚才爽不爽?”

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激烈战况已经落下了帷幕,张姐瘫软的身子正在四仰八叉地平躺在少年身上,袒胸露乳着。下面的修长**被少年半分着,粗壮的分身仍旧在桃源圣地插着,只是没有在动弹,利剑将谷地周围的玉肉撑着鼓涨涨的,看上去如同一个小馒头,配合着胸腹的大馒头,看上去有一种惊人的魅惑力。

“你这个小坏蛋,折腾死我算了,我没想到你这个持久,肚子里的还有小宝宝,你这个小变态,那里面的东西都要,你……你还用嘴喝,我……我……掐死你!”

张姐玉手反搂着玉手,由于在少年身上摊着看不到少年得意洋洋的表情,不过激情一过张姐恢复了原先的知心大姐姐的御姐风范,拽着少年的耳朵不丢,只是脸上的红晕根本消退不去,看上去就像一对打情卖俏的情侣!

“张姐,是你刚才要我用力的,还怪我!不过有我的真元滋润,小宝宝安安稳稳着呢,而且我也不变态,你不知道你身体里流出的东西有多宝贵,对我有多重要!”林子峰从张姐身下露出头来,亲吻着她的脖颈,感受着耳朵上的刺痛,浑然不在意的笑了笑,双手猛地揽上了那浑圆饱满的胸围,下身猛地上前挺动了几下,似乎是在抗议。

“哦……哦……你这个小混蛋,不要闹了,快放开我,要死了,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张姐无力地挣扎着,柔柔软语诉说,玉手掰着少年的手臂,只是却根本扯不动。

林子峰咧嘴坏笑一声,果然孕妇的身体实在是太过敏感了,只要稍微有点刺激,就可以让她产生极为激烈的反应。

只是张姐却没有想到,耳垂红润的的羞涩和风情万种的小妩媚让少年心中再次冒起了的火,他双手揉捏的更厉害,搓揉着上面涨大的粉红葡萄,另一只手在往下滑下,从饱满凸起的小腹到达了桃源圣地上的相思红豆,一点一点地揉捏起来,双管齐下。再加上嘴唇忍不住在她那圆润晶莹的耳垂上亲着,耳边吹着气,令躺在上面的美少妇扭动不已,如同一个滑动的美人鱼!

呼!

“啊!”张姐再次惊呼了几声,“子峰,别闹了,我,我……没有力气了,今天……今天饱了……饱了”

见张姐羞涩的厉害,林子峰却是更加忍不住逗逗她:“张姐,那你叫声好听的,我就放了你!”

“叫什么?”

张姐羞涩不已,她没有想到少年还有这趣味,不过心头间的甜蜜让她停止了挣扎,选择了臣服,只是双手还是一上一下在阻挡着林子峰的动作,只是从越来越娇喘吁吁的气息来看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助纣为虐。

“哥哥!”林子峰咬着着她的晶莹的小耳垂,下身不紧不慢地耸动着,配合着手指的动作在幽径花心处进进出出。

“啊……不……不要……啊!”张姐惊呼一声,只是刚出口就被少年猛地耸动了一下,上下被使劲捏了一下,娇躯猛地激灵一下,太刺激了!

“不要吗?”林子峰不停地亲吻着她的青丝,在俏脸侧流连忘返,气息越来越浓郁,恨不得将她再次吞到肚子里!

“哎,你这个冤孽,肯定是前世欠你的,我叫!小……哥……哥哥,小老公,不要了好不好,我要去洗澡!”张姐语气幽怨,不过随着话出头,代表着身心的完全臣服。

林子峰顿时哈哈一笑:“张姐,真是我的好老婆,啵!”

他又忍不住在张姐的俏脸上亲了一口,顿时鼻间满是她身上的幽香味道,沁人心脾。

“小混蛋,谁是你老婆!”张姐稍稍动了动俏脸,绯红的脸颊上美目白了他一眼,却再也没有对他这种行为有任何的排斥,先前的小小失落感已经烟消云散。相反,她的心中还是一丝窃喜的。毕竟林子峰是怀中小宝宝的亲身父亲,女人都是水做的,心很软很软,多年来的初尝人母的心愿让她乐开了怀,同时对少年如此迷恋自己,说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

|林子峰转了转眼珠子,嘿嘿笑道:“老婆,不不是洗澡吗?咱们一块去吧!”

“不要,不要,你这人没轻没重的,而且……而且……”张姐这才反应过来,颤动了一下,拍打着少年的手臂,只是语气很是委婉,委婉的完全是在屈服。

“而且什么?”林子峰起了好奇心,他只是再开玩笑,虽然两人已经有了最深层次的肌肤之亲,但是他还不想逼张姐逼得太狠,现在欣赏美少妇的欲拒还迎的羞涩是最美好的的眼福。

“你……你,要羞死人了,还不放开我,我怕你一个性起,而且我怕自己会上瘾着迷,以后你要不在,我……我……”张姐哀叹了几句,似乎有些自怜。

“张姐,以后我一定多来看你!”林子峰张了张嘴,身体不动弹了,他没有想到这个美少妇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情意,他能感觉出来,果然有人有了孩子要比平常温情感性一百倍!

“不要!”

张姐拍了拍额头,她今天一天说出“不要”拒绝的话语比这半年都要多的多,心内背叛丈夫的刺激虽然被连连激情压垮,但是毕竟很惭愧,若是少年天天来,早晚会出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有小宝宝就足够了,子峰,你知道的,我不可能离婚,而且你也不可能娶我,就这样就很好,这个孩子虽然不能喊你爸爸,但是在我心中他只有一个爸爸,就是你!”

林子峰默然不语,张姐的话让他也很惭愧,先前他只享受鱼水之欢,即使雪月和新月两姐妹更是如此,那是强.暴出生的产儿,虽然那一章已经揭了过去,但是确实是不负责任的产物。现在看着张姐平静的侧脸,他的心猛然间静了下来,如同外面青叶随风洒落,镜湖中涟漪缓缓荡向远方。

“啊,子峰,你做什么!”

张姐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变得上扬起来,顿时惊呼了一声,随着体内利剑的缓缓抽离,身体顿时软了起来,随后一阵微微头晕,只见她自己已经报少年抱在了怀中,走下床去。

“张姐,我送你到卫生间,放心在,我在外面看着你,不用担心!”

少年闻了闻怀中的幽香味道,嘴角扯起一丝弧度,笑容十分灿烂,好像外面正日上三竿的骄阳!

客厅中,林子峰翘着腿,瞳孔深处的镜湖中张姐的女体影相在不停地做着动作。水珠从黑发上滑落,顺着玉肌雪肤的硕大浑圆往下滑动,掠过隆起的小腹汇聚到芳草萋萋的幽洞,再顺着修长**滑落到晶莹玉足,别有一番动人的魅惑美感。

哗啦啦!

卫生间的声音从敞开的房门溜了出来,似乎在撩拨着少年的心尖,只是少年望着里面却一动不动,享受着这难得悠闲自在。不过里面的张姐却有些疑神疑鬼的,玉手搓揉着娇躯,嘴角流露出刚才无尽羞意,只是脑海中却在天人交战。

“这个小坏蛋,真是坏透了。我比她大那么多,还是给他欺负,不过刚才那感觉真是久违了,我还那么享受,张青,你真是不要脸啊,记住你可是有丈夫的人!”

“有丈夫还不如没有,那个贾清风自己不管用,还拾掇人家借种,简直不是男人,不是男人!”

“不是男人怎么了,那个少年那么小,若是被人知道了一定说你张青是老牛吃嫩草,你还要脸不,这关系以后一定要断,要不然你会越来越沉沦堕落的!”

“堕落就堕落吧,想想刚才那蚀骨**的美妙滋味,你前面三十多年真是白活了,而且不见那个少年,你的孩子可就没有亲爹,这根刺你能拔下了吗?而且他说不定就马上冲进来,想想就刺激!”

“……”

张姐脑海中天人交战,却不知道她的影相被少年镜湖中完全捕捉到,准确无误的显示出了她的一举一动,那妙曼的身影,仰头冲淋浴时甩动头发的风情,顿时让林子峰怦然心动。少年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想了想,却依旧没有走过去。男人虽然是要坏,但是也要坏的有点分寸,坏的有原则,这是对张姐的尊重。虽然他在心中仍旧幻想着把张姐搂在怀里恣意地爱怜一番,少年不由自主地嘿嘿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味。

林子峰却不知道,他在这里感叹着,洗手间里的张姐也忍不住长出一口气,美眸中却是带着一丝决绝!

“不管了,结婚十来年我从不亏欠贾清风,即使这次借种也是被逼无奈,虽然我的心在洗手间就提前堕落了,但我不后悔,我想要个孩子陪我,大不了离婚一个人生活。对待肚中的宝宝,我也不能剥夺林子峰父亲的权利,船到桥头自然直……”

张姐的眼中闪过一道解脱的笑意,想通了心思猛然间开阔了起来。看着洗澡间中的镜面,那粉红的脸颊上美目迷离,氤氲着浅汪汪的水汽,她从没有发现自己如此美丽!

“子峰,子峰,帮我拿下毛巾和澡巾,在外面的衣柜里,你知道的!”

美少妇的喊声将林子峰从意.淫中走出来,只是听到她的话语顿时一愣,随后大喜:让我帮她拿衣服,这不明摆着诱惑人的吗,难道她改变主意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林子峰一个箭步跳了起来,踏踏踏走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门后的衣柜旁打开,里面满是花花绿绿的情趣内衣和各种*,和原先一模一样,不过下面堆放了一层层的白色窄小毛巾和宽大澡巾。

林子峰摸着上面轻轻的蕾丝、棉布钩织的小内内,记忆猛然回到了年初,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状态,自己的那话被当成内衣架子挂上了蕾丝边,而且张姐为了掩饰自己的存在,被自己上下完全看光占尽了便宜,似乎仍能看到张姐蹲下时露出的无边风情,也就是在那天,她那肥沃的芳谷地播上了自己的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再有四个多月就将瓜熟蒂落,很美好的回忆!

“找到没?在下面,帮我拿过来啊,还有不要动我的内衣哦,咯咯……”笑吟吟的声音响彻洗澡间。

“怎么回事?张姐想通了没有负罪感了,还是我耳朵出问题了,听这声音分明是一个陷入爱河中的少女啊?”林子峰欣喜若狂,他用听心术一直能听到张姐心中的愧疚感,现在虽然还没有看到她的眼睛,但是光听这声音就能感到到主人的愉悦。

“来了,来了,你那衣服我早就看过了,什么时候你穿上给我看看?”林子峰拿起毛巾和澡巾就跑了过来,看着毛玻璃上倒映的朦胧倩影,出口调戏了起来。

“讨厌,你……你帮我拿进来!”

“啊……”

“啊什么啊,不想来就算了!”

林子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还是屁颠屁颠地推开了门,顿时看呆了眼:一个颤抖的身影正在浴池水龙头下翘首倚立着,只是却抱着胸背对着少年,露出光洁的玉背和下面那两瓣光洁圆月,修长的美腿上水珠哗啦啦往下流淌,分外美丽动人!

“张……张姐!”

林子峰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颤抖,这可不是微暗的卧室,而是明晃晃的洗澡间。而一个赤果果身子正在对着自己,她的肚中还有着自己的孩子,这种迹象完全表明:她对自己完全不设防,放开了全部心扉!

“讨厌,站着干过来,还不帮我擦身子,下面我够不着!”张姐的身影同样颤抖着,不过却猛地转过了身子,神情很是倔强,俏脸通红,美目中却是一片璀璨,在窗纱透过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光彩照人。

好一幅动人心魄的美妇出浴图!

毛巾滑过颤抖的修长美腿快速汲取着上面的水珠,随后白色毛巾覆盖着萋萋芳草,轻轻擦拭着,如同对待着一片精致瓷器,生怕上面的褶皱会损坏瓷器的纹理。

“小男人……里面好像也湿了,有……有不少水!”

林子峰头皮猛地炸开了,抬头看了一眼美目迷离的张姐,手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这也太会诱惑人了,完全挡不住啊!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