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之前,京都秦家。

秦家富丽堂皇的建筑住宅群在整个京都都是一绝。现代欧美立体式建筑风格混合着古典亭台楼阁假山流水的宏大构架,再加上夜晚灯火璀璨的点缀,使整个秦家远望去如同浴火涅槃而生的凤凰,映红了大半边天!

只是此时暗夜的寂静却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性消息打破,整个院子差不多都乱成一团。大厅内,秦家的老管家拄着拐杖,满脸皱纹堆起,对着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正诉说着,不时望着客厅的卧室内,眼神很是焦急。

“大爷,这是小少爷传来的消息,你一定要通知赶紧老爷啊,这明显是蓄意报复,对我秦家大大不利啊!”

“林老,我知道,三弟没有消息发过来,证明事情全在掌握之中。现在老爷子正在休息,二弟也不在京都,我怕打扰到他老人家休息……”中年男人的目光忽地躲闪了一下,没有直视老管家的眼神,话语有些心不在焉,不过额头上卷起的皱纹也不少,也很担忧。

“大爷,一定要谨慎,提起精神来啊,这分明是报复!我根据外线传来的消息,咱们老秦家在h省省城的根据地差不多快被连根拔起喽,咱们的秦家山庄发生爆炸,大少爷已经在重症急救室躺着,生死不知。这是**裸的谋杀啊!我老秦家原先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大爷,去叫老爷子吧!”林管家拄着拐杖,看着优柔寡断的秦家大爷,沧桑的话语越说越大,不一会儿整个大厅都回荡起来,吓得外面雇佣的人员更是心惊肉跳。

“这……林老,老爷子立的有规矩,我……我……”中年男子脸色涨红,似乎有难言之隐,张嘴刚想最说些什么,就被里间一阵有力的咳嗽声打断。他顿时眼光发亮起来,看的对面的老管家摇头,心下不禁一片悲凉。

“这秦家老大太软弱,也没有后代。二爷官位倒是做到了封疆大吏、一方要员,只是那两个亲生的孩子却根本不像话,四处惹是生非,还遮遮掩掩不给老爷子真相。三爷倒是安稳,不过却很少回京都,一直自己在外打拼。现在老爷子连我的话也听大不进去,看这迹象老秦家要后继无人露,这是迟早要衰败啊!

“吵吵嚷嚷的什么样子!咦,小漠,这么晚不去睡觉,在这大厅来干什么,你明天上午不是要去京都大学授课的吗?咦,小林子,你这小糊涂也在呢,都什么时候啦,就是天塌了也要睡觉啊!”一个头发胡须皆是白发的富态老头大声吼叫,声音如同铜钟大吕,震得桌椅噗噗乱响。只是精气神就有些不济,想来是被吵醒的结果。

“爸,我……我这……”

“老爷子,真的天要塌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老管家看秦家大爷一脸唯唯诺诺的劲,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不过他毕竟只是管家,虽然自持劳苦功劳为秦家操劳了一生,不过还是不想关系闹得太僵。转而对着一起张大嘴的秦家老爷子开始絮叨起来。

“我说小林子你这小糊涂,三更半夜说什么梦话,回去睡觉去吧,有事情明天说,你回去好好享受享受天伦之乐,秦家有老二在呢,塌不了!”富态的秦老头哈哈大笑,似乎根本不以为意。

被秦老头叫做小漠的秦家老大听到老二眼神闪了一下,随后闭上了眼,没有多嘴说话。

“老爷子,你孙子都被人拿炸弹炸了,现在还在急救室呢,在中原腹地的秦家生意差不多十去其九,负责人被谋杀了八成,怎么不是大事啊!”老管家痛心疾首,木杖在地上点了不停,很是着急。

“什么,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谁这么大胆!小漠,出这么大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快,让老二赶紧派人和小三联系,让他从国外立即回省城探查具体情况,看是不是遗留的大型商业纠纷。不管怎样都一定要一查到底!我在京都坐镇,我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太岁头上动土,真欺我秦家无人不成!难道是那老不死的易家卷土重来啊,不可能,不可能!你们肯定有事瞒着我,一日不当家你们就都*了。小林子,来,跟我说说秦家的近况。小漠,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联系,你也是秦家的一份子!”

秦老头一脸震惊,随后迷糊的老眼顿时无比清醒,眼中精光直冒,好像是打盹的老虎猛然间醒了过来,威风凛凛,一连串的话语从嘴中蹦出来,一幅雷厉风行的劲!

“老爷子,你是一撒手什么都不管了,现在秦家比以前差远了,其他几家都一直在看咱笑话呢,还说我老糊涂,我感觉你比我还糊涂呢……”老管家握着秦老头的手老怀大慰,依稀回到了秦老头叱咤风云的大时代,老眼都流出泪花来。

正往门外走去的秦家老大听着两位老人小声的嘀咕,嘴角向上扯动地笑了一笑,表情微微有些狰狞!

“啪……”

此时,华夏西北某地政.府一号楼,后面豪华的二层别墅书房里猛地想起了破裂的茶杯声,洁白的瓷片在地毯上碎成一片片梅花。

“给我查,伤了我的儿子,我要他的命!”

“二爷,你放心,我现在就去!”书房屏风后一道黑影应了一声,只是刚迈出脚步就被叫停了下来。

“慢着,这事急不来。想必老爷子已经派三弟去了,我已经联系了三弟,那里毕竟是他的商业地盘。现在我的力量都困在这西北之地,中原腹地那块还比不上老头子的消息灵通。等我回到京都得到确切消息后你再‘出兵’!还有,我让你探查河儿的情况,你多多留心,若发现一丝异常端倪立即汇报于我!我总感觉这是一个局,只是不知道是京都布的,还是自家人给我设的。可恶,我儿秦华若有事,我饶不了那暗中出手的人,无论他是谁!华儿再怎么嚣张跋扈也是我的儿子,敢动秦家的人,死无葬身之地!”按住书桌的男子牙齿紧咬,恨不得将所有的力量砸到桌面上,只是还是生生地克制住了。

“二爷,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屏风后面的人沙哑地应了一声,随后一阵风吹过后,就不再言语了,人已经走了,只剩下习以为常的男子握着拳头,面朝东方不言不语!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